fbpx

同行

同行

這個夢到現在還記憶猶新,也許是因為醒了以後,我一直不斷回顧。在夢裡面我們是鄰居,也在同一所學校。那一天不記得是考試,還是上課,總之我提前走了。快到家了才想起是不是該等你一起放學,又返回來。剛好趕上放學,大家陸陸續續離場。我看到人群中的你,紮著馬尾,背著雙肩包,白色的襯衫和藍色格子裙。和其他人不一樣的是鞋子,每個人都穿著黑色的皮鞋,你穿著米白色的運動鞋。

我看到人們開始在洗手間門外排隊,男的一行,女的一行。你也在裡面,於是我在外頭等你。時間不知道是怎樣過的,等我回過神來,排隊人龍已經消失了。我一直留意著出來的人,覺得這也太久了吧,便打電話給你。在電話裡你說,已經在外面了。我便急急忙忙往外跑,一邊跑一邊問你的具體位置。

我對校園的方向一點概念也沒有,只想趕緊找離開的方式。室內的佈局設計感覺像宜家家具,明明看到出口,卻得往回走繞老大一段路。我不停避開前後左右的路人,卵足了勁拔腿飛奔,空氣卻稠密得讓人行動緩慢。

好不容易到了戶外,天全黑了,還下著小雪,或是微雨,這個我不大確定。人們舉著傘戴著帽子和口罩,我一邊趕路,一邊留意者他們的鞋子。你還在電話裡,和我說著話,但我其實聽不清你在說什麼。通話傳來電磁的干擾,我隱約猜到的隻言片語,是你在巴士站了。

「等我」,我說,不清楚你能否聽清。我剛剛經過一個廣場,有個圓形的噴水池裡一眾古希臘神話人物雕塑——騎馬舉起長矛的戰神,懷抱嬰兒長著翅膀的愛神,坐石椅上一臉憂鬱的波赛頓撫摸著懷裡的三叉戟,三隻海豚在他身後噴著水。他們的身上有薄薄一層積雪,又慢慢被微雨洗刷掉。我在想這個和學校有什麼關係,身邊人來人往,卻異常安靜。人們低聲交談,怕打破了夜晚的寧靜。

這一段路,本來是應該我們一起走的。那哪怕花上一小時,一天,或者是一年時間,我都覺得不夠。我不知自己為何提前離去,以致這樣錯過了你,雖然你多半就在前面不遠,也許你還在等我。

但我心裡清楚明白,你早已不在那裡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