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消失

消失

作為年終獎,公司給我們每人發了一隻泰迪犬。我不知道別人的,我的是黑色的,好小一隻。毛長的蓬鬆,縮起來圓圓的一團,像《龍貓》和《千與千尋》裡面的灰塵精靈(ススワタリ)。他很安靜,眼睛和鼻子都黑得發亮,看著人的時候好像有三隻眼睛一起在看。

帶回家了你也很喜歡,在想著給他起什麼名字。小黑狗很粘人,不過不是那種吵吵鬧鬧需要關注的粘法,只是靜靜跟在你後面。我們走去哪,他就慢慢跟著,我們停下來,他也坐下來,充滿好奇看著我們的動作。然後不記得是誰的主意,我們決定向兩個方向走,看他打算怎樣跟。

於是我和你背對背走開,不時回頭看看小黑狗。他果然很猶豫,看了我,又轉去看你。然後站起來。而我眼看著他的身體慢慢縮小,人還沒來得及反應,就“噗”一下縮成一個黑點然後不見了。

我心裡哇的一聲要哭出來了,狗狗就這樣沒有了,連名字都還沒起好;再看看你,遠遠的你仿佛一臉淚痕但輪廓越來越淡,也接著消失了。

一群人在排舞做年會表演,大概20多人的樣子。需要中間的人圍一個圈躺下來,腳對著圓心,外面的圈則是站著的,做另一組動作。我們分開了兩組人來排,內圈組和外圈組,我在外圈。

有個女孩和男伴一起來的,《秘密森林》第一季裡裴斗娜的髮型。雖然樣子不一樣,我知道那個就是你。而我沒見過你這個髮型,就在一旁偷偷找機會就看你。

你就坐在我隔壁,我們一起坐地上。我們這組的導師一直沒來,我有些無聊,就趴在地上,手肘支撐著地,手掌托著頭,假裝看另一組的排練,實際在偷聽你們講話。

而你就從坐著順勢躺了下來,身體剛好躺在我小腿上。我在想,躺下來的時候發現不是地上,後背會沒有知覺嗎?但你一定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也再沒有說話。你的男伴好像被拉了去第一組,他們的圓剛好缺了一個。我們身處這個大體育場館裡,你我出現在大屏幕上。你不知是不是沒留意到,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這樣的接觸仿佛過了很久,我內心掙扎著,終於鼓起勇氣轉過臉。你剛好也坐起來。我問,你還記得有什麼東西消失了嗎?

我心裡是知道我想問的是小黑狗的,但那一刻腦子裡沒有這個詞。

誰知道我當時是不是在指其他的東西,現在也沒法知道了,因為我接著就醒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