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餃子

餃子

到你的城市看你,在公司樓下,你11點就下來了,斜挎著個小包,一頭精神的短髮。你興致勃勃地問,「餓了沒,請你去吃餃子好嗎?」

我從心裡笑出來,笑容寫在臉上,你疑惑地看我,說有這麼值得高興嗎?我說我剛好也想吃餃子,我們想一塊兒了。你也很愉快,說咱們不是經常這樣的嗎。

我問接下來幾天你還有空嗎?你說就只有今天平安夜拿了假,到新年前都排滿了。「星期五我們團建,」你想了想說,「你也可以來。」

我說,去參加團建?

你說,當然不行,不過可以在酒店房間等著。

那算是包養的一種嗎?我笑著問。

你說不算,我得自己找東西吃。

飯店很近,步行的距離。到了電梯裡,裡面還有一名女子。我見她摁了7樓,看了看標示,找不到餃子店。你忙著看手機回信息。我問,我們是上幾樓。

你看看電梯按鍵排,說,諾這裡。不知幾時上面多了一小行字,「8樓,餃子X」那個X字模糊不清。

從電梯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這棟樓的其他空間,我說這裡和香港公屋的天井好像。一群單位圍著成為一個中空的方形,如果從底下往上看,會好像在井裡看天一樣。你說,是坐井觀天嗎?好神奇。

我們在電梯等了一陣子,女子已經出去了,我才意識到已經在8樓了。推開門就問到大堂裡煮湯的香味,蒸汽瀰漫,看到櫃檯後面戴著白帽子的廚師忙個不停。

我還在到處看,你找了張四人桌子坐下來。看來全層都是餃子店,中式古色古香的裝潢,桌子椅子像酸枝還是花梨木的材料。你把大衣搭在椅背上,讓我把手上的書放下,說這個位子是我們的了。我看看周圍,時間還早,沒幾個客人。

到了櫃檯前,你在點菜,這個要三個,我以為開始點餃子了,走近一看,原來是貢丸子。

那碗裡已經有紅棗蓮藕和湯,加上幾顆丸子眼看就要漫溢了。店員把湯稍微倒掉一點,然後有黑影快速略過,我見她動作利索用湯勺從鍋裡一勺一潑,貌似把什麼給燙死了。我側臉看看你,你在看手機絲毫沒有留意。

電視裡正在播放大樓最近的驅蟲活動,因為小強為患—樓裡面總共有四隻成年小強,居民熱心捕獲,已經成功捕殺了百分之94。我在想4隻的94%是什麼概念,鏡頭轉向一個光頭的中年男子,他在事件裡成了網紅,因為他逮到一隻大強,並成功關進花盆底下。記者在公園的大草地採訪他,他指著倒扣的盆子,那記者把花盆揭開,鏡頭特寫奄奄一息的強,我開始明白這個百分比是怎麼來的。

我們躺在床上,各自卷在被子裡。你在學卡通人物的聲音對著手機說話,手機裡有個青蛙賽跑的遊戲,你好像在給你的青蛙打氣的樣子。我問,是養成遊戲嗎?你點頭。

我要鑽進你被子裡,你抗議著,說被窩被你暖好了。我還是得逞了,感覺到你溫暖裸露的大腿和胳膊。我抱著你,手機是房間裡唯一的光源。我問,我們已經吃完餃子了?怎麼我沒印象。

你說這裡快好了,等一下下。我其實不是很急,就這樣抱著挺好的。 直到我醒過來,都沒吃上餃子。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