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訪客

訪客

去廚房打算倒杯水的時候碰到一個女孩,短頭髮,白色T恤和淺色的長裙。她看到我就笑了,甜美羞澀的笑。濃黑的眉毛,大大的瞇成線的眼睛,小巧的鼻樑和紅得水靈的嘴。你來啦,她說。

我也微笑著,腦裡搜尋著她的名字,我們認識嗎,我在心裡說。

她說,她也是剛剛到,好像我們是約好了碰面一樣。我感覺她很熟悉,卻又不好問她。她好年輕,那應該不是同學了吧。舊同事?協會的會友?舊生會?我苦苦思索著,又怕惹了她生氣。難道說,是她認錯人了?

她看了看我,又笑得瞇起眼睛。你打算這個樣子出去嗎?她問。我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還穿著睡衣,我說,哦不不你等等我。

隨即我已經換好了衣服,我和她坐在公司的茶水間,邊上有張沒有靠背的長沙發(沒有靠背還算不算沙發呢?)她看著我,手上玩弄著小書包上的鑰匙扣,那是一條毛絨絨類似兔子尾巴的小飾物。她說,前幾天她們還在聊天,說起我。我說,哦?
嗯,她說,在聊起去哪個城市找工作的事情。城市嗎?我問,不是應該更關心哪一家企業嗎?

她很認真看了一下我,又低頭說,目前有兩個offer,比較心儀的那個,離家會遠很多。她聲音變輕了,「但是和你近哦。」她補充說。
「我和她們說,沒選擇也是愁,有選擇也是愁。」

「然後她們起哄問我,那你的美心怎麼說?」

「美心?」我隱隱約約覺得這個美心就是我,至於稱號是怎麼來的我實在沒有印象。是那家餐廳?我做過什麼糗事嗎?當然我也不好問出來,只是等著更多的提示。

「那我要怎麼回答,自然是打她們呀。」她這樣說著,仍然是甜蜜地笑著,那笑容能把人融化掉。我發現她是在等我的建議,我四周看了一下,我們坐在餐館裡,她的頭髮已經長到齊肩了,劉海下黑漆發亮的眼珠目不轉睛看著我。目光接觸時,她又隨即低下頭,假意地翻看著菜單。

「這一次你會留多久?」我問,這是一個試探的問題:我們在同一個城市嗎?我們見了多少次?這一次她會逗留多久?我心裡有千萬個問題,要小心翼翼地尋找答案。

酸菜魚好不好?她問,她說她有點餓了。
好啊,我說,然後我就醒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