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影院

影院

這個電影院還有一個星期就要拆了,感覺我們來過很多次,但我都忘了看過什麽。這天非常熱鬧,可想而知,來的人關心戲院本身。他們在檢票口,在海報前面,在一比一大小的紙板模型旁邊拍照,沒人打算走到位子上。

播映室相比之下十分簡陋,一個禮堂大小,椅子竟然是折椅。院方解釋說有同業承接了他們的一些器材,「為大家帶來不便,敬請諒解。」無論如何,電影開始的時候,人們都坐下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留意到屏幕旁邊的工作室門沒關好,透過門縫,裏面暗暗的光影裏,兩個站立的人,一個趴在桌上,手抓住桌沿,裙子被翻了起來。後面的人上身仿佛是工作服,褲子褪下到了膝蓋。在影院環回立體聲和冰涼的空調裏,他們微弱的喘息和臉上泛起的熱氣籠罩著我。

我用胳膊碰了碰你,手指放大腿的高度,指著工作室的方向。你沒出聲,拿起我的手放在你膝蓋上,好冰,我感覺到。我用手心的熱溫暖著你,輪流切換在膝蓋上,你輕按著我的手,頭靠在我肩膀上。

後來你告訴我,下一個星期你還來,約了朋友。「那我也來嗎?」,我問。「不好吧。」你回答說。

而我還是偷偷來了,戲院的樓上是個餐廳,你在餐廳裏等人。餐廳的一角是吧檯,我遠遠陪你等著,不在你視線裏。前後兩個男人走過去問你,你是一個人來的嗎?你說你約了朋友,他只是走開了一下。我隱約看到空出來的椅子上一件深色的大衣和公事包。

但我再看過去,你的桌子已經坐了5-6個人,是不是有你媽媽,還有她的朋友。你們興高采烈聊著剛才的電影,說起來我對之前看過的片子一點印象都沒有。我看了你們好一會兒,給你發了個信息:你的五點鐘方向。

我們單獨在街上走著,天已經全黑了,來往行人漸漸少了。你捉住我的手,身體貼在我手臂上。我能感覺到你柔軟的胸部。「你這樣離開,你媽媽沒意見嗎?」我問。你搖搖頭,「她們自己聊的挺好的。」你說。

「我們去做什麽?」

我轉過身吻你的嘴,右手撫摸著你,我快要醒了,我知道。

期待下一次見到你。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