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he yellow

The yellow

問你在做什麼呢,你說你在酒吧,來找我嗎?你說。

酒吧的外型長得像個集裝箱,長長一條,進去之後卻絲毫不覺得矮和狹窄。實際上裡面更像個溫室,中間是花壇,種了各種各樣不認識的植物。

你拿著酒杯,笑盈盈看著我,你頭髮長長的黑得發亮,蛋黃色的小背心,淺灰色長而寬鬆的褲腳。來我帶你走一圈看看,你伸出手。

你的手好細好細,我不敢用力,怕握痛了你;又不願放鬆,怕你從指縫溜走。我看到你的後腦勺,和不時回眸的笑臉。你自顧自地走,腳步輕得像要飛起來。我感覺必須要加快腳步,空氣變得稠密,小跑一下能在半空停留才緩緩落下。

花壇實在太大,我起初以為是長方形,發現我們沿著花壇的路已經不是直線。地面薄薄的一層草皮,路兩邊的枝葉開始茂密,加上天花板往下噴出降溫的水氣,我分辨不出酒吧裡還有沒有別人,只能專注不要跟丟了你。

而不知幾時開始我在握著淡黃色的絲帶,你在前面不緊不慢地飛著,hi the yellow in the front 我說完,我們都咕咕地笑了起來。

我只需要往身後的空氣一蹬,就有往前的動力,與其說是飛行,更像是在空氣裡游泳。你離地面越來越遠了,像小鳥,又像一顆星,再不跟緊些,我就搞不清楚哪顆星星是你了。

我往下看,你和我正在等下樓的電梯,我用力揮著手,嘿,看這裡。彷彿聽到電梯到達「叮」的一聲,接著我就醒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