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維納斯的再次誕生

維納斯的再次誕生

早期的意大利文藝復興,大概由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開始,作畫題材由傳統的宗教題材(聖經故事)改為神話,某種意義上,屬於與基督教異端的異教文化,隨著宗教規則的松懈與削弱又默默興盛起來。

起初,藝術家們以裸體形像勾勒神話中的人物,帶著純真的初心和聖潔的美感。然而畫作畢竟是受人的委託而創作,贊助人和欣賞者也只能是充滿七情六慾的凡人,這些借著「維納斯」或各式女神名目的裸女畫只是冠了個堂皇的名目讓大家欣賞一絲不掛的性感美女罷了。愛美之心古往今來沒什麼不同,對裸體畫的需求日漸增加,成為當時一種風尚。遊走在藝術和色情邊緣的作品逃不脫鼓勵縱慾享樂的嫌疑,當政府開始意識到道德的淪落和社會風氣的敗壞對國民身心健康的影響,大概在16世紀末期,藝術作品的裸體被全面禁止,原有作品中暴露的敏感部位也需要被後加的樹葉、飾物等遮掩。

只是這表現肉體美感的思潮過於兇猛,歐洲各國的畫家,尤其是法國,也深受熏陶。裸體畫的引入和流行使畫家更留意和熟悉人體結構,這對後期的藝術作品有著莫大的影響。在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完成接近400年以後,一位法國知名的藝術大師重新致敬了這幅作品,他就是威廉·阿道夫·布格羅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

Self-Portrait –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唯美主義的學院派風格

布格羅19世紀法國學院派繪畫的最重要人物。他1825年出生商人家庭,曾先後在安格爾畫室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愛德華·盧卡斯工作室接受訓練,和留學羅馬的美第奇別墅Villa Medici)得到正規系統的繪畫訓練。在意大利他接觸並研究文藝復興時代的繪畫大師的原始名作,也廣泛遊歷了當地的許多城市和農村,這段時期的經歷奠基了他日後的風格與主題。布格羅後來回到巴黎國家高等美術學院學習,1875年在巴黎朱利安美術學院Académie Julian)教授繪畫,1888年成為巴黎國家高等美術學院教授。布格羅的繪畫,師承安格爾新古典主義,以古希臘羅馬為依歸,畫風唯美,題材多為神話寓言。

1879年,當時的布格羅已經是得獎無數、名成立就的繪畫大師。這一年,布格羅以波提切利的傳世名作為基礎,重新發展出自己的同名作品《維納斯的誕生》(La Naissance de Vénus,現收藏於巴黎的奧塞美術館Musée d’Orsay)。我們來回顧一下,這400年前後,愛神維納斯發生了什麼變化。

忠於人體結構的線條

現在重新看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當你習慣了畫面的華麗精美之後,仔細再看看C位的女神。如果你嘗試以畫中維納斯的方式站立,根本是沒有可能站穩,她身體的重量並非均勻地分佈在中心線的兩側,與其說她是站著,實際是在飄浮著。這位女神以畫家想象中的形象出現,過長的頸項,窄小下塌的肩膀,寬大于常人的下半身,整個人體結構(或者是神體結構)使得線條更優美更神話,但人體比例其實不對。

與前人不同的地方,布格羅的維納斯用的是實際存在的模特為藍本,再把細節美化處理。雖然都是遵照古希臘的對立式平衡contrapposto)原則,即將身體重心放在其中一隻腳的姿勢,但呈現的結果卻截然不同。這是因為波提切利畫的是想象中的人,布格羅畫的是實實在在的人。布格羅曾在大學醫學部參加人體解剖,對於人體結構瞭解得非常透徹。他筆下的女性形象才得以如此貼近人心,把時尚、性感和誘人的元素如照片一樣定格在畫中。

參照和波提切利同樣的構圖,布格羅的維納斯也是赤裸站立在浮于海面的巨大貝殼上。畫面中依附在海豚上的丘比特和小女友普賽克Cupid and Psyche),飛揚在雲間的眾多胖胖小天使Putto,仙女和人馬們聚集在一起,凝視著維納斯的美麗。人馬吹響了海螺,宣告維納斯的到來。而女神神態自若,平靜而舒適,頭微微傾斜,對自己的裸體充滿自信。據說維納斯的原型是瑪麗.喬治娜(Marie Georgine)公主。1861年,她與愛人在巴黎度了一個短假,並順便做了布格羅素描的模特。這幅素描成為日後油畫的藍本。

完美的作品出自懂得欣賞美的心

深受委羅內塞Paolo Veronese)和提香Titian)的影響,布格羅的作品呈現無限接近真實又美好得不食人間煙火的美麗,不管觀賞者帶怎樣的有色眼鏡,他只管追求極致的美。了解他對藝術的看法,再回頭看他的畫,是不是又有一番體會?

「從整體上來說,在完美的和諧中,一個天生的藝術家必須具備特別自然的本性,對視覺形態和色彩有一種特殊的感覺和自發的衝動。如果一個人缺乏這樣的感覺,他就不是藝術家,並且永遠不會成為一個優秀的藝術家,朝著繪畫這種方向努力對於他來說就等於在浪費他自己的時間。而這種特殊的感覺和能力是通過研究、觀察和實踐才能獲得的;它可以通過不斷的工作而得到改善,但是藝術的天分終究還是一個人天生所固有的。首先,一個人必須全身心地熱愛自然,花一些時間去學習研究和讚美它。一切事物都來源於自然,包括植物,樹葉,草葉等都可以是無限和豐富的凝思主題,對於藝術家來說,即使是漂浮在天空的雲彩也有它獨特的形態,這種靈感幫助他思考,給予他快樂。」——布格羅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

Cover: Pinterest

李安納度
李安納度

容許別人與自己不同,容許自己與別人不同。懂得前半句話,你就懂得了寬容;懂得後半句話,你就能活出自我。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