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貼紙

貼紙

夢見我們在一家小店裡,是旅程途中吧。你興致勃勃看著貨品,打算挑選做手信或者旅遊紀念。

你遞給我幾張明信片問我意見,我接過來,有的還裝在小塑料袋子裡,上面模糊不清寫了些字,還夾帶了一張小紙條。

我說,這可是用過的啦,你確定?

聽不清你具體怎麼回答,反正意思就是這樣的明信片才有意思。

只是到最後結帳的時候,剛才翻出來那一疊都沒買。你選的一張形狀像支票那樣長長一條,而且兩面都是圖案,留給寫字的空白很少。

我拿過來看,上面是謝霆鋒和王菲的合照;兩面都是,只是造型不一樣。看店員找回你20多塊錢,我猜這東西要賣20多(你多半給了一張50),不過沒打算問。

「你那麼喜歡他們?」我問。

「我還好,這是買過我媽的。」你意識到自己好像不小心說了句粗活,便吃吃地笑起來,「她是蠻喜歡。」

我在想著是怎樣的心情,看著一對般配的人幸福生活在一起,即使和自己沒有任何關係,也是會感到心情愉快吧。但這時你我已經分頭行動了,我去了逛博物館,你原本是跟著要來的,但臨時決定在酒店游泳。

我一直沒有意識到在夢裡,因為一切都符合邏輯,我也絲毫沒有質疑你沒選擇和我一起,畢竟我們難得出一次門。

那明信片有說不出的違和感,我想了很久,終於在博物館的禮品店頓悟了。那裡的明信片印了世界名畫或者藝術品,賣1塊到2塊錢美金。我想起照片邊緣那不明顯的凸起,其實並不是印刷在同一張紙上。答案就是這樣,那是兩張貼紙黏著底紙的兩面,可以撕出來貼任何地方。

我把發現告訴你,你從浴袍的口袋拿出對折的明信片,「因為實在太長了」,你解釋說。我們比較了一下,貼紙的長度剛好適合筆記本。我說,我幫你壓平了摺痕貼漂漂亮亮的,那筆記本當作手信吧。

這個夢便在這裡毫無徵兆地結束了,正如其不知所以地開始。我能想到的唯一啟示,就是那次策劃許久但最終無法與你同行的旅行。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