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以藝術之名 | 篠山紀信

以藝術之名 | 篠山紀信

當你看到一個梳着爆炸頭、上了年紀的大叔,在公共地方拍攝一些裸體照片時,或許你會篤信他是一個變態。當年他68歲,在墓地和鐵道等公共場所中拍攝少女寫真時,被日本警方以公然猥褻罪名拘捕。他,就是篠山紀信,一個深受無數女星歡迎,亦是拍過最多日星寫真集的攝影師。

很多人認為他只是專門拍人像的攝影師,但事實上他拍攝的範疇還包括建築、自然和社會文化,他亦拍攝過311 日本東北大地震的光景。在篠山紀信的攝影題材中,當中以「裸體攝影」的影響力為最大。在過去幾年間,他亦曾在日本和台灣舉辦過不少攝影展覽,吸引無數觀眾到訪觀賞。

篠山紀信拍攝的作品之所以大受歡迎,除了是因為他能夠捕捉到女星成熟的韻味外,他亦能以多樣化的拍攝手法,顛覆你對裸體的觀感。攝影在日文中有「寫真」之稱,然而他卻主張着極端的虛假。一個出色的攝影師,毫無疑問是能夠回應時代的變化。他目睹日本20年爆破的經濟,許多東西就像毒瘤一樣不斷冒出,覺得世界充斥着不同的謊言。篠山紀信問:拍的東西和拍攝行為都存在虛偽,合起來是不是就看得到真實?

「篠山廣角」是他甚為著名的拍攝手法,是利用多台相機同時按下快門而擷取成的作品。當無數謊言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合併後,又會否更接近事實一些?若說這世界到處都存在虛偽,一個人的裸體是否就誠實些?拍攝寫真的時候,他經常都對對方說要將心理的衣服脫掉,無法把心靈開放,最終還是會形成謊言。對於篠山紀信而言,虛與實必然存在於現實世界之中,因此他更看重拍攝過程帶來的衝勁。

在篠山紀信心中,照片能夠記錄一個時代,就算是在不景氣的年代,也會有一些值得拍攝的題材。篠山紀信擅於捕捉每個女星截然不同的表情、動作和姿態,「寫真力」對他來說極為重要。他希望能夠透過相機去發掘在不同時間軸下,不同人物所能展現出的獨特魅力,不論是看的人還是被看的人,也能夠感受到當中的震撼。

宮澤理惠是日本女演員,曾在2000年憑藉《遊園驚夢》獲得莫斯科影后,並於2002年憑藉《黃昏清兵衛》橫掃日本多個大獎。原來她在18歲的時候,在母親的安排之下,也找了篠山紀信去拍攝了一輯裸體寫真《Santa Fe》,這部作品轟動一時,甚至影響了歐美對人體攝影的評釋。篠山紀信於1997年出版的寫真集《少女館》亦非常有名,很多參與拍攝的少女模特兒日後也紅極一時,當中包括:吉野紗香、栗山千明、鈴木紗綾香、浜丘麻矢、安藤希、小倉星羅、安藤聖等等。

這次篠山紀信被捕,原因是拍裸體寫真的拍攝方法,而非寫真集內容。在這裡就要說明一下日本的相關法律,有規定拍攝人體攝影時不能讓工作者之外的人看到(與AV產業的規範相同),再加上拍攝的地點事先未允許(定義為偷拍)。所以,地點+工作以外的第三者 = 涉嫌「公然猥褻」,有趣的是執法單位追究的是「拍攝手法」,而非寫真集本身,也說明瞭一點:作品本身是不是藝術並非重點,重點在過程是否合乎規範(所以藝術家創作不會因「色情/藝術主觀」而涉嫌違法,而由創作過程的方法而定義,這樣的思維其實很值得思考和借鏡)。

本來裸體寫真就是一個很極度敏感惹爭議的話題,但篠山紀信總堅守「赤身裸體不見得真實,在鏡頭前也會有世界的虛偽」的信念,所以依然有很多素人甚至名人願意為他的才華在鏡頭前寬衣解帶。

藝術創作的邊界在很難界定在什麼場景,在什麼時刻,更很難定義動情與否——畢竟在攝影過程中,事情往往以一個飛快的速度發生、又飛快地結束,參與者有時根本來不及讓大腦做出反饋。

所以,以藝術之名是不是就可以越界,藝術創作過程與規範的平衡要怎樣把握,才是最值得深思的問題吧。

Cover: 《少女館》、《Santa Fe》, Google

喬木
喬木

一個喜歡攝影、文字和大自然的90後女孩。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