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偶遇

偶遇

你是在會議差不多開始的時候才進來的,當時演講廳差不多已經坐滿了吧,你往後排看了看,見不到有空位,只好在第一行座位坐下了。觀眾席昏暗的光線裡我也能看見你深色的上裝,粉紅粉衫和黑色的裙子。你還是一樣的髮髻,臉上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抿著嘴,看了看講台,再看一下手機的時間。

我知道你不喜歡坐那麼靠前,你不是那種想要被發現、被關注的人;你習慣在安全的距離觀察。如果我們一起來,會找靠後靠邊的座位,這樣就算開溜了也沒人留意到。

我也知道你看不見我,你的表情平靜,動作也和平常一樣,小心翼翼不動聲色。你大概沒想到我也會在這裏,正如我沒想過會碰見你。

主持人說先看一段暖場的短片吧,於是演講廳全黑了,大概許多人趁著熄燈的機會溜了出去。我就著視頻的光線,走到你的身邊。

「就你一個來嗎?」我小聲地問。
你的確被嚇了一跳,但笑容是那麼禮貌。你點點頭。
我在你旁邊坐下來,我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前面不遠是海。太陽就要落山了,海浪拍打岸邊的石頭,發出不緊不慢的聲音,感覺像隔壁房間傳來電視的聲音,沉悶聽不清楚。
海風吹拂著你的裙襬,我說,昨天晚上我夢見你了。
你笑著沒有說話。

實際上我沒有夢見你本人,但我夢見你身邊的所有人。我夢見你爸,結實的身材,穿著白色背心踢著拖鞋,雙手提著買好的兩大袋子菜;我是在馬路對面看到他的。我誇張地揮手,他看到我笑了笑,說,來吃餃子嗎?

哦哦我搞混了,這句話是你媽媽說的,我們在電梯裏,她說怎麼最近那麼忙,我說在做個項目呢,常常在出差。有空多來坐坐嘛,她說。

在餐廳碰到你舊同事,她和她的兒子,是說待會兒你也過來一起吃飯。小朋友在看iPad裡面的電子書,她和我閒聊著,一起等你來。但我沒等到見着你的那一刻。

因為夢境又轉去了你學校,我每個宿舍去找你,認識你的人說這個房間是你的,後來又說是在另一層,我感覺我跟你只是一步之遙但怎麼也沒找到你。

然後我對你說,害,還好現在你在了,不然做的這些夢都好虧。我這麼說着,發現我們都坐在圖書館的地毯上,兩旁是高聳的書架。你暗示我不要說話,你跪坐在自己的腳踝上,頭側向我,頭頂輕輕碰到我的臉頰。好像貓在表示友好的時候,用頭頂蹭你小腿的情形。我想說,你這樣很像貓耶你知道嗎?然後夢就結束了。

醒來的時候是凌晨三點多,我就再沒法睡回去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