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廣場

廣場

給你發了個信息,嗨,我們認識有10年了。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就這樣不假思索發了過去。沒期望有回復,我甚至開始後悔,打破了保持良好而已久的沈默。

然而你卻回了,「嗯」,這樣子。我於是說,我們約個午飯嗎?

午飯的具體我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我們談笑甚歡,仿佛中間什麽都不曾發生過一樣。我說,這樣挺好的不是嗎?我記得你眼裏盈盈的笑意。

然後我就要去工作了,從酒店去辦公室,走大概得15-20分鐘的路程。酒店門口有穿梭巴士,我上了車,乘客只有我自己一個。車便變得很樸素,是那種後面放貨的三輪車,車頂也沒有,我就坐旁邊的架子上。司機師傅長的微胖的中年男,模樣看不清,只記得白色背心和淺灰短褲,拖了涼鞋。我心想這酒店還蠻隨意的。

車不緊不慢穿梭在城市的道路上,看起來像是臺南,又像是大板的建築和街道。在路口師傅轉了個彎,朝著一棟樓開了進去,我看到樓邊上的通道,那是停車場嗎我想。然而那是一道斜坡,車一直往下走,下了2-3層樓的樣子,然後豁然開朗,我們又回到了街道上。離開那幢樓的時候我回頭看了一眼,斜坡旁被疊起的箱子遮了一部分,用幾種語言寫著類似「法定古跡」的字樣。我仿佛又認得路了,感覺要去的地方並不遠。師傅便停了車,示意讓我跟他一起走。

感知上是早上,感覺上是傍晚,這是個乾淨安靜的地方,我們走過一個廣場。地上有我沒見過的果實,蜜瓜大小,外形長得像蓮子。我問師傅說,這是什麽?師傅撿起一個來,水仙果,他說,然後就順手掰開了。

果實的裏面是橙色的,一瓣瓣果肉整齊排列著,充滿汁液的樣子。我驚奇於它這樣熟透了跌落在地上竟毫無損傷,然後師傅已經吃了起來,而且沒有打算掰一塊讓我嘗嘗的意思。

我便也撿起來一個,個頭小了很多。吃起來味道清甜,像楊桃,有帶一點柚子的香味。怎麽這麽好吃的東西滿街都是,我不能理解,要開口問的時候,我們走進了一家酒吧。

酒吧還是咖啡店,或者是餐廳,我們席地而坐,桌子只到膝蓋左右的高度。師傅把水仙果攤開在桌上,一小撮心滿意足地吃著。隔壁一桌是一群小孩子,小學左右的年齡,一邊看著店裏的電視一邊嬉笑玩耍,倒也不覺得吵鬧。

天黑得很快,我想,這樣就過了一天嗎那是什麽神仙境界。原來只是濃密的烏雲,大雨一觸即發。我匆忙收拾好吃剩的果皮,披著浴巾告別了司機師傅。他也沒有留我,不緊不慢坐著。憑著印象我穿過大樓,雨開始下了,我躲在過道上,等著雨勢減弱,一邊想起你。

真好我們又說上話了,仿佛時間就停留在這裏。我想著幾時能和你同遊這個地方,這個名字我都想不起來的城市。我終於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夢,雖然水仙果的味道還記憶尤新。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