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場自虐式的練習——100公里改變了我

一場自虐式的練習——100公里改變了我

就在剛剛,2019年的11月13日,我本來要踏上樂施會毅行者 ——100公里-麥理浩徑1-10段徒步的挑戰。結果因為香港的情況和新冠疫情COVID-19,所以大會取消了,儘管這樣,我還想紀錄一下這個成長了的自己。

樂施會

為了這個徒步爬山,我買了很多很多裝備。

其中,我買了2雙鞋子,1雙陪我走過泥濘溪澗,沙灘田野也拜它所賜,腳上磨掉了很多個水泡,它與我身上的背包一樣,早已不是身外之物,太熟悉和依賴他們,就像身體的延續,100 公里還要繼續走嗎?

不到4個月前,對我而言,只是一個想法,模糊而奇特,充滿了神秘和希望。到了11月,如今我正跨越夢想與現實之間的鴻溝,我也聽無數人說起過這條路的漫長與複雜,但依舊憑著一腔熱血上路了,事實證明,所有事先準備的劇本在100公里面前都不值一提。

1個月前,最後一次的50公里夜山練習,我知道自己興奮,但湧上心頭的卻是鬱鬱寡歡,這是一個人的戰役,因為是自己挑戰自己的時刻。

3個月前,我從來沒有過野外步行+過夜的經歷。我準備了各種各樣的徒步旅行行頭背包,我記得第1天走了5公里就累的停了下來,你隨時都可以放棄,這句話經常在我腦中回蕩,但我還是向前,我想看一看往前走一步能給自己帶來什麼。

我身邊的人不看好我參加的爬山比賽——如此地浪費時間和金錢,最重要還是傷筋骨,好歹是100公里;卻不得不坦言羨慕我的自由與勇敢,不像他們,沒得選。

接下來的從5公里增加到28公里,我有一天晚上,在隊友的補給,我吃上了熱的麥當勞——最好吃的🍔,這是我第1次在旅程中找到了成就感,但隨著路途的深入,荒漠里險象環生的一面,逐漸展現,野豬猴子時常來犯。

很多人問我,希望通過這場比賽找到什麼還是要證明什麼?

帶著這個問題,我走過了第一個50公里,我也回答了,

希望通過這場比賽找到——力量,

有人問我是否會孤獨,我覺得平時比現在更孤獨。

There’s a sunrise in the sunset every day and you can choose to be there for it. You can put yourself in the way of beauty.

練習2個月後,每次的上路,對我來說越來越得心應手,但也不是說就一路輕鬆了,體力不適或精神不振又或著勞累脫水,我都確確實實感受到了。

在練習的7月~11月間,我遇到了很多困難和問題,也認識了很多人,謝謝隊長隊友的人生指導和建議,讓我意識到。 “problems don’t stay problems, they turn into some things. “(問題不會一直存在, 它會變成其他的東西。)

在一次爬山中,我在登上了「大金鐘」的地方,我突然感覺自己猶如熊鷹在飛,無懼蒼穹。

我寧願做一把錘子,也不做釘子。

那一刻我感覺完整了,叛逆和害怕通通消散,只剩下純粹的平靜和思念。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生活與常人並無二致,美麗又神秘,近在眼前觸手,可惜這個世界沒有絕對的安全,沒有永恆的保護人,就像文學家弗蘭納里奧康納曾說的:

「你再怎麼白也抵擋不住這個世界的黑」

我就是世界的一部分,

我告訴自己,

莫我,怕往前走,

我的心裡升起一股溫暖,

這感覺伴隨著我走到終點。

我記住著這感覺,我把這感覺給了很多更多有需要的人。

接下來,我決定把他們的故事寫下來。

當然,找到自己,不需要非要走100公里或者什麼的

坐下來安靜的聆聽內心,也可以找到自己

只是現代的我們,生活讓我們分心的事物人太多

所有才需要一個人與自己私奔。最重要的是,還有其他隊友的鼓勵和幫助

因為在路途上,每個人啟程的原因都不同、職業不同、年齡不同,

但終點都一樣,相同的是——都會遇見蛻變的自己

如果想體驗這感覺

推薦看一部電影《Wild/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 

Cover: Wild

Miss.Shino
Miss.Shino

專責市場調研,網絡媒體推廣,企業策劃和品牌架設的廣告人;熱愛觀察人性與吐槽的專欄寫手。對一切美的事物都有好奇心,跨越生活的瑣碎無常,希望在煩雜的世界裡呈現靈感和精神的自由快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