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終於我也確診了新冠

終於我也確診了新冠

一直想把這個經歷寫下來,作為參與過夾雜在為時不長的青春裡這段無可奈何也無可避免的歷史一段見證。有了2003年SARS的經驗,我們都一廂情願相信這次疫情對先進和現代的世界金融中心之一香港不會有太大影響。然而從2020年初的首次確診個案,到两年多後今天的第5波,人們對Omicron這個聽起來像某種玉米品種的陌生單詞越來越熟悉。專家說香港實際感染的人數,至少有1成,搞不好有接近4百萬,就是差不多一半的人口。

Pinterest

終於我也「幸運」成為為數不少的少數感染者之一。

故事的開始我也印象模糊了,因為那段時間非常非常忙。不是在開會,就是往開會的路上。「在家工作」這個模式雖然已經開啟了那麼久,但有些事情確實需要面對面完成。現在回想起,估計是在「那個」客戶辦公室的接觸,因為後來他們也報告了確診個案。還記得那個週一我們開了5-6個小時的會,中午在會議室一起吃飯。要擠的話哪裡都擠,上班族知道,中午吃飯是個「限聚令」也救不了的困局。香港地方就那麼丁點大,餐廳那塊塑料板能擋多少,會議室怎麼說也叫做大家盡量分開坐,隔得遠一些。

當然也可能是電梯的按鈕,巴士的扶手,大門的把手。經常洗手道理都懂,但我忙到暈頭轉向,水都來不及喝,也許不小心了也不一定。

反正回到家後人就開始頭痛,發冷,瘋狂地穿衣服,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腸胃炎,畢竟我平時吃得比較清淡,和客戶午餐的時候,他們吃的很辣,反正就是感覺不妥。突然警覺說我是不是有了……頭一天還沒想到要做快測,只是在心裡默默念,對身體說,你會好起來的,要把病毒打下去。第二天醒來再測,就已經是「T」出現了,那一刻的我並不驚訝,因為身邊許多朋友都是過來人了,有各種各樣的體驗以供參考。

頭幾天我大腦一直不在線,雖然發燒的時間維持一小時左右,但後遺症是整個人停止思考了幾天。原來想東西是非常耗能量的事情,而對抗病毒用了我大量的體力和精力。

那幾天我虔誠無比地掙扎起來熬陳皮粥(防止咳嗽)。因為胃口提不起來,吃東西盡量清淡,還要補充蛋白質(幾片瘦肉+2條姜絲)。感覺身體需要持續排毒,流質食物、適當鹽分和大量水分能清理這個物質構建的軀體。我的精神世界也參與了這個自我療愈的過程,每天養成的冥想習慣在這個時候效果尤其顯著。我發現自己仿佛置身事外一樣觀察著這個神奇的康復過程,平時對身體的照顧,多年的持續鍛煉,在關鍵時刻發揮了作用。

自我康復總共用了差不多一個禮拜,我只吃過一次蓮花清瘟膠囊(因為我身邊的朋友都吃這個),最難受的只是鼻塞了短短一陣子,在陳皮粥的幫助下,喉嚨甚至沒有疼過,也沒有咳嗽的趨勢。鼻子不通氣的時候我開始瑜伽的呼吸練習:閉上眼睛,許下一個願望——我希望把負能量的物質通過呼氣排出體外,然後吸入的空氣都是會讓身體痊癒的物質。深呼吸數次後,開始調整呼吸的節奏,腦海不停重複我的願望,大概在呼吸了7次後,我發現鼻子慢慢地通了,那一刻吸入的空氣,無比清新,甚至有種甜甜的味道。然後晚上的休息也很好,許多身體修復的過程在睡眠中自然而然完成了。

在休息的幾天,真真切切領悟到人不能改變的實在太多了。我慶幸最初做出了創業的選擇,而不至於在混亂不堪的疫情政策中迷失了生活的方向。許多原本理所當然的秩序被破壞,服務停止,業務不順,這裡面有危機,也有機會。希望每個經過(不止是患者,也包括經歷這次磨難)的人不要只是留下痛苦的回憶,而是滿懷希望和感恩。那些曾經把你打倒的,未必每次都能使人更強大,但如果自己也放棄了希望,就只會繼續沉淪在哀傷和不幸中。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好好愛護你的身體,它也會好好愛護你。

Cover: Pinterest

Miss.Shino
Miss.Shino

專責市場調研,網絡媒體推廣,企業策劃和品牌架設的廣告人;熱愛觀察人性與吐槽的專欄寫手。對一切美的事物都有好奇心,跨越生活的瑣碎無常,希望在煩雜的世界裡呈現靈感和精神的自由快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