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九話

感情刪除 第九話

接下來的日子都很好,我們下班後就到處找好吃的地方去,心血來潮起來,甚至專門跑到長洲吃些已經不是很地道的特色小吃。

她告訴我很喜歡我,關心我的衣服夠不夠,下雨天有帶傘麼,想知道每時每刻我在做些什麼..。為了這份感情我收斂了許多,少了和女同事們談笑。我開始適應兩個人的生活,有一個人在身邊,畢竟是值得慶幸的事。

有一天怡找我出來吃午餐,說我很久沒找她啦,說我變了很多。

“很喜歡她麼?”她後來這樣問,怡總是對這一類問題特別有興趣。

“應該是吧,我每天都見她;還有呀,晚上我們也通電話。”

“那又怎麼樣?每天都見面就是愛嗎?”怡說,“雯這個女孩,你對她了解嗎?”

我們才開始了不到半個月嘛。我在心里抗議著。

“我只能這麼說,我對感情要求不高。如果和一個深愛的人在一起,卻因為無法共處而分開;不如和一個相處得來的女孩子在一起,過些簡簡單單的生活。” 我這樣告訴她,也這樣對自己說著。

“你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怡的耐性真好,“你希望別人了解,說的卻總是些連你自己都不明白的東西。”

雯,原來我並不了解她嘛,或是說,我沒有嘗試過。我親手把自己感情的門鎖上了,把自己關在里面。

“四月十三日,今天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我在日記里這樣寫。

雯不大願意提她以前的感情故事,她的男朋友離開了,看不出她因此有許多的難過。

和她在一起時雯顯得很愉快,她的衣服顏色越來越鮮艷,笑容也多了許多。而我從她的眼里,總若有若無地感受到一絲淡淡的傷感,像是為了我,也像是為她自己。

“你像是有話要說。” 那天我們坐在中環碼頭。(我對夜晚的碼頭有著偏愛,雖然現在水質差了許多,不過在晚上,氣氛好得不得了。)

“沒有什麼,怎麼這樣說呢?” 她靠著我,短短的頭髮弄得脖子有些癢。

“不知道為甚麼,總有這樣的感覺。”

“記得麼,你第一句和我說的也是這樣。”

今天氣象台也許請了個剛畢業的處理數據,所以早上說有陣雨的時候我不以為然,晚上果然下起雨來。我們都濕透了,我說不如上她家去,她有些不情願的樣子。

“你不喜歡麼?我只是想乾一乾衣服,你不就住在附近麼?”

晚上11點53分,重慶森林里的小屋向我敞開了大門。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