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十六話

感情刪除 第十六話

······

我和她到中環市政局街市走了一圈,買了一隻皮蛋,26塊錢的瘦肉。她的身體沒什麼大礙,只是胃口不太好,一起走在街上,她顯得很開心。

當我把一點油和鹽撒在米里,水在鍋里煮著,雯抱著枕頭大的熊娃娃,笑咪咪地倚在門框邊看著我。好一段時間不見她這麼高興的樣子了。

我不大喜歡吃皮蛋,(很奇怪,我父親很喜歡)。有一次剛好又是一個人在香港的時候,病倒了,發了一晚高燒。那時侯夢還和我一起的,我說想吃粥,她幫我買了些肉,廚房還有皮蛋。粥煮得有些糊了,她不大好意思,我說不要緊,記得還吃了好多。

後來特意問過母親,原來煮個粥還得有些學問。我還是不大喜歡皮蛋咬在嘴里的感覺,而那天有點糊的粥的味道,卻十分懷念。

我這樣想著,看了看雯,突然有些內疚。

“想些什麼呢?” 她說。

“哦,忘了先把瘦肉腌一下。” 我說。

我們捧著大碗的粥,然後放在小露台的石欄上,附近某一戶很大聲地播放著Bee Gees的歌。

“聽到嗎?” 我說,“好像是Don’t forget to remember呢?”

“是嗎?他們總是播得那麼響。不過我很少留意。”

“不覺得歌名挺有趣嘛?Don’t forget to remember,別忘了去記住。要是記得的話,怎麼會忘記?到忘了的時候,也不知該要記住些什麼好啦。”

“你說的話,有時候挺深的嘛。” 她說,拉著我的手。

4月14日的晚上8點多,我們看著夾在兩棟唐樓的自動扶手電梯的一角,夜幕已經不知不覺地把我倆包圍了。

“像《挪威的森林》一樣。” 我說。

“什麼?”

“我是說那本小說。” 我解釋著,“忽然有這樣的感覺。”

“是村上春樹的吧,我看過,你也跟我說過嘛。”

“嗯,有一天渡邊到小林綠家吃午餐,後來他們到屋頂坐,看了一場小火災。”

“嗯,我記得。”

“不覺得我們現在,和書里也有些相似嗎?”

“要是我是小林綠,那有多好。” 雯這樣說著,黑暗掩蓋不了她眼里轉瞬即逝的哀傷。

“傻瓜。” 我從她身後摟著她,Bee Gees在唱著How deep is your love,我跟著拍子,輕輕地哼起來。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