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六話

感情刪除 第六話

“是嗎?”我對自己說。

四月一日,晴,濕度65%

今天出奇的好天氣,四年前的今天,多難忘的日子。

下班經過公司樓下十字路口的花店,一株向日葵吸引了我。那是很普通的,像小孩的手掌大小的花兒,黃黃白白的顏色,孤獨地,立在一個細長的錫桶里;不像那些色彩絢麗的玫瑰,斑斕的杜鵑,純情的鬱金香,一叢叢地擠滿了花桶,她只是靜淨地,孤獨地等待著。

我決定把她買下來。

和夢一起的兩年里,不曾送過她一束花。理由一是貴,對於當時的我來說,一兩百塊錢的花,比不上一次挺好的晚餐,值得一看的電影,或是合身耐穿的衣服;理由二是,我始終覺得送花有其難以取替的意義。

而現在我隱隱覺得除了夢以外,再沒有值得我送花的女孩了,我想了很久給她發了個信息,問今晚能否可以見見她。

花店的老板是個很好心的中年女人,不厭其煩地幫我選花紙的顏色,然後,“襯些滿天星呢,還是這些青亮的小草呢?” 她問我。

最後花兒被星星一樣的小白花環繞著,披著淡紫色柔軟的花紙,溫柔的躺在我的懷里。女人用錫紙盛了些綠色的東西包在花兒的根端,說用來保持水分。然後我收到夢的回復,她今晚有會要開,說改天再見。

手機再響起的時候,雯說她在時代廣場的大鐘底下,問我會一起吃飯麼。

然後我有了一個決定。

“看你的樣子,你不像是個會送花的人。” 雯興奮得像小孩子一樣,也不忙要這樣問我。

“嗯,我在想。我們在一起好嗎?”

“什麼一起呀?” 她笑咪咪地,鼻子微微地皺起,“一起吃晚飯?”

“Ok Ok,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