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五話

感情刪除 第五話

沒有甚麼特別的事,她打來是因為悶,加上前一陣子我曾抗議過從來只有我找她,不見她主動找過我。

“本來就打算找你的,不過剛準備拿起電話,你就打來了。”她當時這樣解釋著。

於是今晚她打來了,我跟她說雯的事。

“你喜歡她?”

“也許吧,她的樣子挺好嘛。”

“那她的性格怎麼樣?你就看樣子麼?”

“這個嘛,還不大清楚哦。”

“不像你哦,你不是很在行麼?” 她不經意地問,“打算認真開始麼?你不是說最愛的是夢嗎?”

一瞬間空氣像凝結住了,是麼?我喃喃地問自己。


和夢分手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如果還在一起的話,再過幾天就是我們四周年的紀念日了。

我們在大學二年級參加本科學會時熟絡,那時她是內務副主席,我是市場科長。我身邊不乏女孩子相伴,她也有不少條件相當不錯的追求者。沒有想過後來會在一起。

那時候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像《When Harry Met Sally》里說的,我始終不相信獨身的男女可以保持純粹的朋友關係),我們甚麼都可以談,包括最隱私的事。

毫無疑問在發現彼此相愛的時候,已是無法自拔的地步啦。我們慶幸這樣的緣份,計劃著將來,增加對對方的要求。

我們每天都相見,然後暑假,寒假,暑假······我們去了歐洲,日本。我想和她去遍世界各個角落······

愛使大家喘不過氣來,我太緊張,她太容易受傷害。一次一次的衝突在感情上砍出一個個的傷口,最後我們的結論是,她和我相處不了。

多令人心碎的發現。


怡這樣問我,是因為分手的那天我把她找出來,在尖沙咀碼頭喝了整晚的酒,凌晨四點多我在半島酒店的廚房洗手盤吐得一塌糊涂以後,(事態緊急,連廁所也找不著······) 哭著對怡說,怕以後再愛不了別人;那一次,也是我至今唯一喝醉的一次。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