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十二話

感情刪除 第十二話

我知道她想我留下來,她不會說出口,不過我如果說不走啦,她不會有異議。我記得她的顫抖,光是冷不會抖得那麼厲害的,好像很害怕的樣子,我知道她需要我陪在她身邊。我也知道走的時候,天還下著很大的雨,我連借一把傘的時間都沒有,神推鬼擁地,離開了她。

還有那面鏡子,那面不真實的鏡子。

不過很快我把這一切都拋到腦後了。我只花了17分鐘回到家,拿起電話······

“這麼快就到家啦?” 夢有些奇怪地問。

“嗯,是些什麼事呢?” 我有很長時間沒聽過她的聲音啦,有一點點不習慣的感覺。

“這樣的,其實也沒什麼。我明天去溫哥華出差,可能要大半個月才回來。” 她平靜地說,平靜得像我在鏡子里看到的一樣,我想。要是那面鏡子會說話的話,也許也會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這樣。” 像是理所當然的事一樣。

我一直在沉默著。

“前一陣子你不是找過我嗎。我真的很忙,也沒時間問你是什麼事。我怕走的這段時間你會找我,所以和你打個招呼。” 夢這樣說著,像是對她的同事報告一些工作的進展一樣。她的同事?

我一直在沉默著,腦子里突然空空一片,我好像知道自己想說些什麼似的,可是,真討厭,我什麼也想不到。

我們還繼續談了些什麼,好像是彼此的近況吧,還是工作上的事?我的印像很模糊了,“明天去溫哥華出差”,這幾個字在我空白的腦海里一行一行地印出來,先是用不同的大小,然後換了字體,然後開始有效果(Effect),先是Drop shadow,然後是Sharpen,後來又加粗······

然後夢漸漸變成雯的模樣,她們像極了。

我在鏡子里看到的,是夢嗎?

掛了電話以後頭開始痛,隱隱的。我才想起衣服還是濕的。

換了衣服坐在床上,床邊的椅子上是冰凍的麒麟啤酒。CD唱機播著Los Indios Tabajaras的Por Que Eres Así,一種熱帶雨林的味道充滿著房間,Dolby的環回立體聲效果使人覺得有兩位出色的印第安樂手悄悄溜近屋里,在你身邊落力地演奏著。

然而溜進來的是一個男人,一個藍色的男人。我不用睜開眼都知道他在這里,穿著淺藍色寬鬆襯衣,灰色的西褲,黑色的皮鞋。他扶了扶古銅色的眼鏡框,鏡框?把放椅子上的啤酒遞給我,然後坐在那有圓形水印的椅子上。

“你有心事。” 男人肯定地說。對於他的出現我們倆都不覺得很奇怪,也許應該感到奇怪的事太多了吧。

我讓那一口涼涼的啤酒輕輕地滑下喉嚨,然後是食道,然後是胃······ 我有心事。是吧?我要把自己放鬆,盡量地,好好想一些事情。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