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十一話

感情刪除 第十一話

我第一時間打了過去,說我在別人家里,很快就會回家,說回到家馬上找她。

“女孩子嗎?” 她問,語調有些笑意,我可以想像她穿著成套的睡衣倚在沙發上聽電話的樣子,電視里也許播放著晚間新聞之類的節目。

“嗯,是吧。”我嘟嘟囔囔著,用自己也聽不清楚的聲音說。

“晚了,我還是回去吧。” 我抬起頭時,雯看著我,平靜地,好像一切都在預料中的一樣。我仿彿看到她眼里一閃即逝的失望,而我的心已經被打亂了,說不出一些有意思的句子來。

“多穿件衣服,啊不,早些睡吧。”說著這些話的時候,我已一手拿了搭在椅背上的上衣,一手把門打開了。我對自己這樣感到生氣,而當她的“晚安”還在耳邊回響的時候,我已經跑在中環的街道上了。

記憶中自己付錢叫計程車,這次是第三次。第一次是六,七年前生物高級程度會考的時候,那天早上很不舒服,頭疼得起不了床。眼看剩下的時間越來越少,把心一橫地爬起來,到了樓下就不假思索地召了計程車去。生物科是我最討厭的科目之一,因為有太多的專用名詞要記,我在上面花了不少時間,我實在不想讓心血白白地被頭痛浪費掉了。當然現在要是有人問我有關的知識,甚至是血是從心房還是心室流入這樣簡單的問題,我都無法確定地回答了。

“是心房吧?”我含糊地說,“到房子里去嘛,我好像是這樣記的。”

“不是也有登堂入室的說法嘛,是不是應該流到心室去呢?” 另一個聲音問。

“也許吧。”極不肯定地,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了。

“好像是流入心房嘛,我是不是記錯了?”另一個聲音堅持著,一定要和我說下去。“順便查証一下,是哪里的血流到左心房啊?”

真是無聊的人啊!

第二次是去年的事,那時候我已經工作一年多了。有一天我要去做一個Presentation,大客戶,是第一次呀。那天太緊張了,把辦公室裝訂好的計劃報告忘在公司了。結果是叫計程車趕回去拿的,好在我預備了較寬鬆的時間,開會前兩分鐘趕了回客戶的辦公室。

我不算是個太節儉的人,該花的就花,錢賺來本來就是為了花的。只是香港的交通太方便,尤其在一點以前,還有四通八達的快速的地鐵的選擇。沒有什麼要緊的事是要召計程車的。 而我現在就坐在計程車里。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