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感情刪除 第一話

感情刪除 第一話

三月十五日,小到中雨,濕度84%

我每天都是看完天氣預報才出門的,在陽光充沛的早晨看到這樣的預報,使人不得不佩服天文台的勇氣,有時候我覺得政客們可以向天文學家們請教一下,如何在今晚向大家理直氣壯地解釋整天沒下雨是因為窗戶沒關好,而來了一隻黃白相間的自來貓把某人喝剩的雪碧弄倒了結果打印的數據報告濕得一塌糊涂······

想著這些的時候,已經是傍晚7點多的事啦。家里人去了歐洲旅行,很認真的,沒有兩個月不會回來。一個人,吃些甚麼呢?

銅鑼灣的街頭有數以百計的選擇,希慎的鐵板牛肉到Triple O’s到後街的冬菇排骨煲仔飯到首爾家韓國燒烤到吉野家到大家樂的一人一鍋到······還有,吃完飯有甚麼好做呢?

最後我去了麥當勞。

第一眼看到她時,我正在櫃台前盤算著該給兩張20塊錢呢,還是把那100塊找開,萬一這位挺有禮貌的櫃台服務員找給我一個十塊硬幣怎麼辦?

“你有一張十元紙幣麼?”我會這樣問她。

然後她會說,“噢,對不起已經沒有了。”

然後我會說,“那,我可以要兩個五塊的硬幣麼?”

這樣也可以吧,我這麼想著,我的目光投在一個藍色的女孩子上。

很奇怪她給我一種藍色的感覺,而她全身的藍色,只在那雪白的羊絨外套下,露出閃亮的天藍色的襯衣領子和袖口而已,而那衣領,已有大半被黑亮的頭髮遮住了。比起頭髮來,那暗黑的直腳長褲令人覺得像淺灰的一樣。

然後是她的眼珠,漆亮得像黑色水晶 (如果真的有黑色水晶的話,我想一定是這種顏色沒錯)。她的鼻子不算高但有明顯的陰影,像很小心雕塑出來又不想太刻意的樣子。喝著中杯裝可樂的時候,微紅小巧的嘴微微翹起的樣子。

我望著她的時候,她也在望著我。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