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5)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5)

她倚在欄桿看著下面的舞池。她是個平常的女孩,有著不平常的微笑和眼神。

「要喝點什麼嗎?」我走上前去,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她轉過臉瞧著我,一副不相信的神情。「啤酒吧。」然後她說。

「什麼啤酒呢?」

「隨便就好了。」

「你一個人來嗎?」我貼著她的耳朵問,我想這就是Rave的其中一個好處吧。「我們出去好嗎? 這里太吵了。」

她點了點頭,我們拿著Asahi出去。我原來打算買麒麟的,臨時改變了主意。

我們在舞場門外意外地發現兩張椅子,白色的,像是用來做日光浴的一種。這樣我可以清楚地看她,她的頭髮顯得要褐色一些,背心是由排列整齊的黃色邊的綠色小花織出來的,透過這些小花可以看到連身的淺藍色短裙,光光的腳上套著有銀色金屬扣飾的圓頭黑皮鞋。

「比你想像中要難看吧?」她望了望對面的樓房,再看看我說。

「你一個人來玩嗎?」

「和朋友,三個男的,兩個女的。」

「兩個?連你在內?」

她點點頭,說:「我們在樓上包了K房,然後又下去玩。」

「男朋友生日嗎?」我仔細地觀察她對這句話的反應,她明顯地瞪大了眼睛,那只是幾秒鐘的事,然後她把玩著手上的啤酒罐,「他已經不是我的男朋友了。」她輕輕地說。

街燈把很柔和的淡黃抹在她側面上,『很淺很淺的紫色』,我想起來她的話來。

「我平常很少塗口紅的」,她說,「不好看吧?」

「挺好的」,我笑了笑,「我想我會更喜歡你不塗口紅的樣子。」

我們的交談因此自然了許多,她蹺起腿來,歪著頭看我,「我從來沒有見過像你這樣」,她想了想,「年輕。我猜你今年二十歲吧。」

「二十一,你呢?」

「我二十歲,哎呀,該讓你猜一猜的。」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笑了。我挺喜歡她的笑的時候鼻子微微皺起的樣子,眼角一點點不明顯的笑紋。

「我一直在瞧著你呢,你知道嗎?」

「我想我知道吧。我以為你不是看我呢,我一點也不漂亮。」她搖了搖罐子,欲言又止的樣子。

「事實上現在我們就坐在這里,至少這罐啤酒是真實的」,我把Asahi舉起來和她碰杯,「你剛才說沒有見過像我這樣……」

「嗯」,她又笑了,「你很年輕嘛,而且還叫我出來聊天。他們通常都是叫你一起跳舞的。」

「是嗎? 也難怪,我是不會跳舞的。」我微微地笑著,她和我一起看著對面還有幾戶亮著燈的七層高大樓。「我就住在那里。」她說。

「這麼方便嘛。」

「是呀」,她狡猾地笑了笑,「不過今晚上我回不了家里睡,我撒了個謊,說我到西樵山旅行去了。」

「為什麼?」我好奇地問。

「他們不許我晚過11點半回去,像今晚這樣的情況,只好在外面找地方睡啦。」

「那個男孩子家?」

她猶疑地點頭。

「是嗎?」我看了看表,「我們都出來好一會兒了,不怕你的朋友擔心嗎?」

「沒有事的」,她說,「對了,你的朋友呢?」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