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3)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3)

「我明天就要走了。」

「我知道。」她的聲音遠遠的,電話線在輸送的過程中把這三個字的感情過濾掉了。

「我就在你樓下旁邊的酒吧里」,我遲疑了一會兒,「我想我該走了。」

「早些回去休息吧。」她疲倦地說,然後靜了下來。

靜得連我身邊的聲音都像是吸進聽筒里去了。

……

「好吧。」

在直通車上我仍一直對錯過了Happy Hour的Last Call耿耿於懷。以至於列車員小姐送蒸餾水的時候,我幾乎想叫她拿一頩麒麟來。

「回去玩嗎?」對面的女人借了我的報紙讀,似乎覺得禮貌上該和我說上一兩句話。

「探親。」我抬了抬頭看她,「這份也看完了,拿去吧。」我說。

「回來的時侯,第一個找我嗎?」你調皮地問。

「嗯」,等了你近一個小時,才發現原來自己的電話沒掛好,「有空兒嗎? 很想見見你。」

「好啊,你想去什麼地方?」

「哪里都好吧,和你一起就好了。」

你像是想了想,「來我這兒吧,剛剛搬了家,離小時候住的地方很近,可以帶你去看一看。」

「好吧,我現在過來,路口等好嗎?」

雋接到我的電話時比想像中興奮得多,

「幾時回來的?」他興沖沖地問,「找了她沒有?」

「剛剛下車」,我把話筒挪開了一點,這里氣溫很高,臉上和脖子里的汗使我懷念那個昏暗酒吧里的座位來。「今晚上出來見一見,把曉霖也叫出來吧。」

「上來吧」,雋在霖的車子里招手,他的樣子一點都沒變,熟悉的感覺很好。「就你一個?怎麼不叫她出來?」

「見過了,她今晚上有事。」

「就知道你不會先找我們,重色輕友的傢伙。」他忿忿地說,霖轉過臉對我笑了笑。

你也笑了,「一點兒也沒說錯你」,你說,然後把檸檬片小心地壓進杯底。

「那要怎麼說呢?」我委屈地說,「事實上我的朋友里,也是女孩子佔多數嘛。」

「任性的小孩子。」你最後下了這樣的評語,「我倒不知道你會去Rave玩。」

十來分鐘後我們坐在震耳欲聾的Rave廳里,沒有人提議要來,也沒有人反對。車子經過這個被五顏六色霓虹燈光包圍的舞廳時,醒目的「Heats」字樣在我們的心頭起勁地以0.5Hz的頻率閃爍著,使人很有想進去把看到的都砸個粉碎的衝動。於是我們進去了,什麼都沒有砸,反而叫了三罐啤酒。

「怎麼樣了?」雋問。霖用專業的目光把場地掃視了一遍,然後看到我這邊來。

「什麼怎麼樣?」我枕在桌子上,托著頭,一點點的酒精在這樣的音樂和光線里,使人很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跳舞嗎?」霖笑著說,我們碰了杯,然後走下舞池。

「這里沒有Happy Hour嗎?」我貼著雋的耳朵問,他搖了搖頭。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我看到一個女孩。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