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4)

Last Call of Happy Hour (4)

『漂亮嗎?』我等著你這麼問。你沒有,只是靜靜地聽著。

那只能算是一個很普通的十來二十歲的女孩,及肩的長髮,短裙,無袖的背心。我分不出她衣服的顏色,舞池里強烈的閃光把景致毫不留情地扭曲了,使人甚至分不出在場的男女來。

只是個鄰家一般尋常的女孩,我對自己說。霖碰了碰我,暗示出現在六時正的目標。我轉過身,順便把全場看了一下,然後驚奇地發現最後吸引我視線的,還是剛才那個女孩。

她叫什麼名字?

我該知道她的名字嗎?

她在看著我嗎?她微微地笑著,和三四個男女圍成一個圈子,身子誘人地舞動著。

她在對我笑嗎?

炫目的閃燈從她的眼里反射出來,在一種催眠性的頻率里。我很懷疑這種酒精+音樂+光線下的真實性。我把頭扭到別的方向去,在三分鐘後轉回來,我們的目光又接觸了。

可是,她在看著我嗎?

「Y……M……C……A」當人們專心地模仿著DJ擺出各字母的手勢,我趁著第二次「Y」的時候走出來,人們都高舉著雙手。我走到她身後不遠的樓梯下,懶懶地挨著,我在想如果剛才是我會錯意的話,她該是不會望到這個方向來的。

然而我並不了解自己的行動,不管她是不是曾注意過我,我這麼做有什麼意思呢? 這只是像在那個昏暗的酒吧里渡過的一樣的晚上,我同樣地把自己放在孤獨的角落里,和一些更吵耳的音樂,更不規則的燈光……

『你一直在望著我嗎?』

『是嗎?也許吧。』

『怎麼呢?想追我嗎?』

真糟糕,我想像不了我們會說些什麼。

更糟糕的是她望過來了,然後她向我走過來,我的喉嚨乾得發痒。她直直地走過來,經過我,走上樓去了。

她是在看著我嗎?燈光像是在她經過的瞬間熄滅了,我的眼前漆黑一片。

這首歌結束的時候我決定上樓去,雋他們兩個看起來還玩得挺開心,兩個頭髮梳得整齊油亮的女孩子和他們對跳著。

「要喝點什麼?」這是一個裝修得很有氣氛的咖啡屋,嵌在牆里的掛飾用厚的不規則玻璃蓋起來。侍應小姐走過來的時侯,她制服上的深藍色邊在玻璃上模糊的勾畫出來。

「我想要一杯開水,能要一兩片檸檬嗎?」你問。

「我給你來一個檸檬茶,好嗎?這樣的供應我們還沒有。」她有些歉意地說。

「哦,那開水就好了。」

「加一個檸檬可樂吧。」我說,「我把里面的檸檬給你,沒有意見吧。」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