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火鍋

火鍋

在家附近的公交站見到你,黑色的連衣裙,衣領和肩膀的位置是鏤空的設計,你也看到我了,禮貌地笑了笑。

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剛到家還是準備出門,走向你,我問,「hi,等幾號車?」

你說你等105,我在想105是去哪裡的,我說:「這麼巧,一起等吧」。

經過的車輛沒有輪子,車廂在魚背上,魚在空氣裡遊著,鱗片反射著陽光。沒有所謂的正線逆線,小魚在大魚之間穿梭。公車到站的時候,也看不到乘客怎樣上下車,只是站台突然換了一些面孔。

你看起來一點不覺得奇怪,也絲毫沒有久別的陌生感,也許歲月把顧忌都洗刷乾淨了。你的頭髮烏黑依舊,額頭還是那個不對稱的髮尖。你問:「你不冷嗎?」指著我的短衣短褲。我說走起來不覺得,站定了有點涼。你說,要不我們吃火鍋吧。

夢的場景到了船上,我們都站在船尾。我用毯子把我倆圍在一起,看白色的浪在船後面劃的兩條斜線。身邊也許有很多人,但彼此都不在乎,我在余光裡看你。你臉頰的溫暖和光滑,身上沐浴露的香氣,還有常常被吹到我臉上你的頭髮。

然後你說,呀,我要去看火了。

火鍋是一個比人還要高的青銅大鍋,煙囪在鍋中間湯繞了一圈的那種,鍋底下有神獸的腳站立在船的中庭。環繞的大廳好像千與千尋的澡堂那樣古色古香,圍著火鍋有兩三層樓,每個人拿著碗筷吵吵嚷嚷,熱切期待著。我在人群中找你。

你坐在屋頂上,用捕蟲網打撈經過的碎雲,取下來順手揉成一團,就拋下去火鍋的湯裡。我只能看見你陽光裡的剪影——你像是換了衣服,扎起了髮髻,袖子挽到胳膊;你有金色的輪廓。「這樣水會不會很難煮開?」我朝你的方向喊,但你怎麼可能聽得見。

聞不出什麼湯底的火鍋,熱氣把我團團包圍著,醒的時候,脖子上都是汗。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