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鰻魚

鰻魚

夢開始的時候我們在車里,也許是馬車,有蓋的那種。里面兩張長椅面對面,車廂一邊是窗,另一邊是車門,車門兩旁也有小窗,棗紅色錦製的窗簾分在兩邊。

你和朋友坐著車行的方向,我反過來,靠近你坐著。但大部分時間我和你朋友在聊天,你安靜的看著窗外,偶然回過頭看看我們。

話題是爬山,你的朋友我也蠻熟的,現在再想起來,仿佛她是我的朋友在先。她一身運動裝束,緊身褲跑步鞋,我說待會你要去練習嗎?她說約了人去西貢,下午4點開始,目標8點完成。她的服飾和車里的布置格格不入,我這樣想,卻突然留意到本來是皮面的椅子變成了一條條的橫木,布面鋪的車廂內飾變成白色的瓷磚。我想說,4點起步有點晚呢,走不久怕天要黑了,你搭了一句,說,喏,現在已經黑了。

我們於是告別了你的朋友,離開這個後來看像是女更衣室的地方。我說好險,要被人看到怎麼辦。你開玩笑似地說,「看你不是頭一回了吧。」我居然想不出要怎麼接。

我們走在鋪著石磚的小街道,石頭雖然沒有鋪的很平整,卻也因為歲月的洗禮磨平了棱角,有的地方還光滑的反射出頭頂的街燈來。我們牽著手閑逛著,前面人逐漸多起來了,像是去一個慶典,大家都打扮的華麗,難道是萬聖節?

我才意識到我沒留意你穿的什麼衣服,總之是深顏色,在晚上毫不顯眼。你仿佛知道我在想什麼,笑了笑。

「是的,我不想走進人群里。」我說。你拉著我的手,默契地拐進旁邊的小巷子里。

然後你低下頭吻我的嘴(低下頭?),我當時並沒有想過有奇怪不自然的地方,只記得我們的舌頭纏繞在一起,良久,像網里糾纏的鰻魚。

Cover: Alvaro Castagnet, 1954. Impressionist Watercolor painter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