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登機

登機

我馬上就要走了,幸好登機大堂就在3樓,我在5樓。我從一個金融交易大廳一樣的辦公室走出來,推開高大的玻璃門,門外就是手扶梯,但是為什麼我直接下到了地面那層。這個過程中,我一直在和你講電話。

我們很久很久沒說話了,我說,「Hi」,我感覺我在不停地說話,而我能看到你的表情,你在點頭,你同時在看一個文件,你可以同時處理很多事情。我說,你要去倒杯水喝嗎?

就是這樣我已經在地面那層,往回看手扶梯錯綜複雜到每個樓層,上面站滿了人。我尋找去3樓的路徑,也許有直達3層的電梯,我想。如果是登機大堂,該不會需要那麼複雜吧。你一邊看著文件,表示認同的點著頭,你的眼神微妙,這個表情我印象中沒見過。

我帶護照了嗎?糟糕,護照好像漏家里了。我打回家,你接的電話。我問,你不是在另一條線上嗎,能不能幫我看看我平時放證件的抽屜,我的護照在嗎?
「在啊」,你說,怎麼了,要給送過去嗎?

但我人已經站在櫃檯前了,地勤人員問我,其實她開口之前,你說話了,你要去哪里?我不記得我要去哪里了,你在一旁充滿憂慮地看著我,你說,我已經很久沒有寫詩給你了。
我知道的,「In my defense」,我說,「我已經很久很久沒見你了」。到了一個程度,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我想象出來的。
你輕輕地搖頭,「Out of sight, out of mind」,你說。
雖然你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天色完全暗下來了,路燈亮起來,我看到手機的光映在行人的臉上。「You are going to miss your flight」,你說。我知道這個Reference,當我要回答的時候,夢就在這里結束了。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