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黑貓

黑貓

走在天橋上,手裡拿了兩本記事本,手提電腦,一個檔案夾,還拎著兩塑料袋雜物。我正擔心,電腦果然就滑出來,直接摔地上了。倒不至於四分五裂,除了邊角明顯的損傷,插在邊上的U盤也折斷了。我都不敢想像,打開屏幕會爛成什麼模樣。

這一幕的印象深刻,幸好是在夢裡。醒來後我對你說,其實夢裡發生不好的事,如果能記住了,反而是好事。比如以後拿貴重易壞的東西,斷不可掉以輕心。「那你算是有些得著,我最近做的夢才是教人摸不著頭腦。」你說。

我們出現在一個速度約會的活動,被安排坐在一張六人長桌的對角。儘管我一再和工作人員解釋,我們其實認識,也是無意中參與了這個活動;舉辦方還是堅持位子不換,說全部人都會有機會互動,這樣對參與者才公平。我只能隔空和你對話,奇怪的是縱然主持人和身邊的人說個不停,我還能清晰聽見你的聲音。

你接著說,夢見媽媽養的那隻黑色的英國短毛貓,從洗手盆跳出來,然後腳印濕漉漉的踩了一路。路司法(那是貓的名字)腳底下不停有水湧出來,先是把客廳的木板泡了,連房間的床都浮了起來,肇事貓還一臉無辜。

「你們家幾時養貓了」,我問,「養的不是只有一隻八哥嗎?」

你認真思考著這個問題,不知什麼時候我們的座位已經換了,我就坐在你身邊。

「我們逃走吧」,我提議說,拉起你的手。你並沒有縮手,也沒有打算站起來。你看著我神情帶了一點難過,說:「可問題是,我不該再和你說話了。」

有什麼應該不應該的,我的回答堅定。我們在你家的樓下。保安說整個小區都停電了,我問你:「還上去嗎?」

漆黑中我看不到你的表情,只是感覺到你手心的溫度。我把你紧紧抱進懷裡,你身體的柔軟,頭髮的香氣,和靠在肩膀上的重量讓我感到安全。然後你輕輕推開了我,隨即消失在黑暗裡,仿佛是那隻黑色的貓,我打開手機的電筒沒法找到你的影蹤。

夢裡消失的濕漉漉的黑貓,和現實中完好無損的手提電腦,我在醒來時,能依稀記得這些。

「你可以忍住多久不聯絡那個喜歡的人?」
「一輩子。」

Cover: Pinterest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跟你的Texwood一樣藍的天

有些人,遇著了是一輩子;離開了,也是一輩子。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