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凡人誰無一死

凡人誰無一死

我羨慕他。他不知道地球這麼大,人生這麼短促。他不知道還有其他人的存在。他有頭上這一小塊青天便滿足了。而我要求一件東西專屬於我,徬彿我在世界上除此沒有別的愛;但是我又件件都想要;而我的雙手卻是空的。我羨慕他。什麼叫做厭倦,他肯定不知道。

“您到這個世界才不久,過不了幾年又要離開的,怎麽居然以為在這裏找到了歸宿?” “至少,在我死的時候,我是活過了,”她說,“而您,您是個死人。” 他低下頭,望著自己的雙手:“貝婭特麗絲也說過這樣的話。一個死人。” 他抬起頭。“說到頭來,您是對的。既然您會死的,何必再去想死這件事呢?這太簡單了,這沒有您也會來的。您不用為死操心。”

節選自《人都是要死的》(Tous les hommes sont mortels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

凡人皆有一死Valar Morghulis作為經典台詞,出自美國作家喬治·R·R·馬丁George R.R. Martin)的長篇連載小說《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這系列小說計劃共7卷,從1996年出版了第一卷《權力的遊戲》(A Game of Thrones),到2011年的第五卷《魔龍的狂舞》(A Dance with Dragons),然後就,沒有然後了。HBO把版權買過來,2011年推出了第一季的 《權力的遊戲》(A Game of Thrones) ,大受歡迎,囊括多項電視獎項。HBO算計著接下來還有那麼多年,夠馬丁把剩下的兩本寫完吧,結果他們錯得很厲害,電視劇的最後兩季也慘不忍睹。

和這個爛尾的小說不同,今天我想分享的是波伏娃寫的另一部小說,只是中文譯名我覺得還可以再改一下,比如叫《凡人皆有一死》,anyway……

波伏娃的《人都是要死的》 講的是永生的故事。Fosca(福斯卡)出生於中世紀,是意大利的一個小城邦國家Carmona(卡莫纳)的領袖。在敵人围城之際,他機緣巧合從老乞丐那裡得到長生藥,並解救了他的城池。幾個世紀以後,一位叫Régine(雷吉娜)的戲劇演員在旅行中偶遇了這個奇怪的人。他不需要任何東西,不吃不眠。

雷吉娜厭倦了轉瞬即逝的成功,知道了福斯卡不朽的秘密後,用愛使他重新有了活著的感覺。雷吉娜希望能俘虜他的心,以讓自己的存在能與福斯卡聯在一起,借助他的記憶進入永恒。可是福斯卡卻以自己的經歷告訴她,當人不再會死去,他就是永無盡頭的世界末日。

和千千萬萬個女人一樣,每個女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在時間長河裡,刻骨銘心是那麼微不足道。福斯卡用600多年看遍了歲月變遷、海枯石爛,興旺、衰敗、建設、破壞。他嘗試過創造歷史,嘗試給自己奮鬥的目標,到頭來只是見證歷史日復一日循環重複著。

這讓我想起多年前看的一部電影,《來自地球的人》(The Man From Earth),作為歷史學教授的男主John Oldman出人意料地從大學辭職。在他家裡的告別聚會上,教授透露他是一個不會衰老的Cro-Magnon(克洛曼儂人),至今已經活了一萬四千多年。他之所以需要辭職離開,是因為如果他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他不死之身的事實就會引起那裡人們的懷疑而會對他加害。

同樣的能力,兩個故事的主角有截然不同的人生態度。一個因為深陷其中而消極頹唐,一個則以旁觀者心態默默記錄默默貢獻。生存的意義是什麼?如果人永生不死,活著是不是也失去了意義?

人做出選擇,也即顯示和確定自己是什麽樣的一個人。人無法回避選擇,因為不選擇也是一種選擇。對於前面提到的這兩位永生者而言,自己無法選擇死亡,也許是一種最痛苦的不自由吧。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