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Day 135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Day 135 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突然覺得隔了好多座山,就不想翻山越嶺了

坐在學校的咖啡廳,當著學生的面又差點控制不住眼淚…

墻上的插畫有花鳥元素,蝴蝶蜻蜓還有不知名的鳥兒為滿園的鮮花簇擁而來。它是我曾無數次幻想我們相遇時的場景:擁擠的都市人海、悠閒的小城街頭,或是靜謐的林泉丘壑間,從樹上掉落的花瓣隨輕風化作漫天飛舞的白雪,浪漫至極。

我們都喜歡《小王子》,那天我也帶上小狐狸去見小王子:站在無盡的人世中仰望曾有你的蒼窘,樹上零星的的花瓣還依依不捨的跟樹枝告別,正如你對於我,也有很多眷戀和不捨。

我蹲下身輕輕撫摸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小狐狸,「你一定懂,對嗎?」

我也像小狐狸,爲一個愛而不得的人掙扎。當看見麥田,會想起小王子金黃色的頭髮。被豢養的人啊,都冒著流浪的風險把自己的世界輕輕交放到另一個人的手心:我親愛的小王子,別豢養不屬於你的小狐狸。在小王子的世界里:「我的玫瑰比你們更重要,因爲她是我澆灌的,因爲她是我的玫瑰。」自此以後,全世界的失落都擁擠在了小狐狸的小世界:「你在玫瑰身上所花費的時間,讓你的玫瑰花變得如此重要。


漫天花瓣帶走了我心愛的人,還是因爲小王子從來沒喜歡過,所以它們替我做決定帶走你。說好了不准走的,小王子你還是帶著自己心愛的玫瑰消失在我面前。把你從我身邊帶走的那一刻就是你的那條朋友圈。與此同時,我聽見了自己的心臟撕裂的聲音,伴隨著劇痛感。第一次驚覺,原來心臟真的靠左。

下意識拿起電話撥通微信語音。第一則未撥通,但我也沒辦法冷靜下來,心臟劇烈跳動讓我什麽也顧不了儘管當時已是美國時間的凌晨,便隨即撥打了第二則電話。極力壓制自己的心跳和顫抖的聲音,一方面我也想念你的聲音。「寄去美國的包裹你不要留了,女人都小氣,沒有誰能容忍另一個女孩兒的東西在自己面前出現」:

134張小卡,上海、烏鎮、南京、香港四個城市的明信片,還有自己做的二十幾套小卡。城市明信片是想跟你分享我到過地方。

上海是你的居住地,我想你應該時常想念它。

香港是我的居住地,希望你能來。

DIY的小卡都傾注了自己的所有精力和心思,好想告訴你我一直都在關注你。134張小卡寫了134天,也是認識你的134天,日期從2021年4月28日起計算直到2021年9月9日。現在的想念只能和繁星流浪,你看見了便是,看不見就當愛消失了。連著134張信封,包裝紙一張一張裁剪,一張一張摺紙,如果你用心就能體會到吧。

Pinterest

一部拍立得相機,知道你拍照水平不好,其實後來看你拍的照片都挺好。現在覺得很多餘了,但勝在拍立得能及時出照片,任何美好都能在當時記錄留作紀念,送給朋友。連著兩盒相紙以作備用,希望我的臭寶知道怎麽操作和換底片,不會的話你自己上網找或者直接找我。

兩盒醫用口罩,有天經過口罩房門口,看見裡面的口罩設計的很好看,但最後還是買了素色,如果你有心思花時間精力的話,你能無限在口罩上面進行創作。

一盒《小王子貼紙,寫小卡的期間,從網上買來一些貼紙和包裝紙做素材。收到《小王子》素材的時候,著實覺得比原圖好看甚至被驚艷到了,便不捨得用一並送給你了。像你這麽神經大條的男孩子,能用起來就是奇跡,那就請替我好好保留,不管在哪個門縫還是不起眼的角落里。

還有你最想要的《小王子》木刻畫,當初我只說是朋友送給我的,對我同等珍貴。到最後,我還是願意把他送給你,伴著月光的顔色希望它能陪伴你無數個夜晚。

這大概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樣子吧,你想要的我都願意給你,因爲你值得。怎曾料過你給我親手寫的劇本的結局是錯過和被辜負:

你一來就給我帶來了一整個宇宙的繁星

可沒想你只是經過

你一走連著我悉心點綴的星空也一並帶走

留下我一個人看著路燈下一點點散落的灰塵漸漸昏暗我眼中的星辰

世界又一次陷入無盡的黑暗

一顆心獨自流浪間,喜歡在不經意地悄然滋長

一顆心獨自悲傷時,喜歡在失去之後又一次觸動了心房

誰消失離開誰又停在原地,那個溫暖的晨曦陪你看的不是我了

祈願每個清晨照亮這宇宙的光都能順帶掃清我的靈魂,讓我可以好好生活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打扮

你總說抱歉,可是我好不容易花了三年的時間從前男友那裡撿回來的半條命,又轉身送給你了,這半條命你要怎麽還?前天實在太生氣了,你的話根本就聽不進去,我緊張自己的心思和精力又白費了,也從未想過這種事情在我身上發生了第二次。

只記得你的語氣里充滿了責怪,怪我沒有早點跟你說喜歡這件事情。我的臭寶,Celine無不每天不在說喜歡你啊,但你從未察覺,現在看來它就是一句謊話。不止這一句,所有都是謊話,可我就是全都信了。「曖昧上頭的時候,像極了愛情」,大概是你期間心裡有了別人,目光所及再無他人。你說她是你同學,所以你覺得她是熟人,可以一直陪著你,對嗎?這樣的話,對於那些剛認識你的人公平嗎?

如果我說大家維繫不了的跨國我可以呢?我把我們的計劃打到了一年之後,我堅定我的信念:認爲我們一定會見面,無關朋友,只有戀人的身份。等一年是極其辛苦的一件事情,我打算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把想念製作成不同形式給你。

我知道你在國外時常感到孤獨,寂寞讓人選擇同居,你單身的時間變得更難熬。現在證明是我想多了,我怎麽這麽愛爲別人著想。那個人接收不到我的好意,或者接收到了又故扮不知,你是不想負叫醒我的責任嗎?所以一直在享受我對你的好。

Pinterest

我在學日語期間剛好認識了你,在這之前我聽過《小王子》的日語朗讀版,浪漫極了。你一來帶給了好多好多靈感,你值得世間所有浪漫和可愛。從那天起,我打算好了下半年每天清晨都要爲你朗讀《小王子》,趁著時差,我的清晨剛好是你的晚安。

寫了四個月的小卡,你收到後一天看一封,今年就陪著你度過了。之後你會收到我花四個月或者更久做的漫畫,記錄了那段時間的日常,那樣又熬過了幾個月,距離見你的時間終於越來越短了。然後我可以拿起手中的畫筆,開始做起手賬,一樣的把我的生活分享給你,我想在見你的那一天,親手交給你。

你知道我爲什麽喜歡手寫東西嗎,因爲手寫的文字有溫度,你感受到了嗎?可是現在,你感受到了又有什麽用呢?而且你怎麽可以只有感動,從來沒有喜歡呢?


差一點捅破的最後那層薄紙——在好幾個曖昧氣氛到極致的夜晚我沒有說出:我多希望我是你悉心澆灌的玫瑰。

Pinterest

一次是你在新疆旅行次日回上海前的晚上:星空下的樹葉「沙沙」作響,和著田間的蛙聲和夏日蟬鳴,伴著野花香。還有小王子的脈搏心跳,細細聽來,宛如一首美妙的樂曲。你記得嗎?我們聊著聊著,有一個空間是我們都沒有說話,而後你又笑了起來,雖然不知道你發笑的原因是什麽,我也跟著笑了起來,太美好了。那時的你是對著夜空點點星河,還是遠處那個花瓣飄來的地方快樂的笑呢?有一個瞬間,因爲你的心跳,第一次感覺我們見面了:

昏暗的月色下竟也看見了少年的臉上漸漸汎起的紅暈,不自覺地躲避目光而後又對視,眼睛里裝著被皎潔的月光灑滿的愛意,還有點綴銀河的萬千繁星也一起送上全世界的小歡喜。你說:要每天開心,這句話是對我們兩個人說的。

還有我那句沒說出口的話:好啊,要每天開心,只有我們。

一次是人間七夕的夜晚:那時的我還沈浸在秋天的第一杯奶茶里,我向全世界的人炫耀我終於也有了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我再不用羨慕其他女孩兒們了,開心地在原地打轉,也爲之後的七夕作著自己的小算盤,一遍一遍演示那天要跟你說的話。

七夕到了,意外的提前接到了你的電話。緊張的試探你的口風:第N+1次確定你是單身。這天你是跟一對情侶吃的晚飯,話語里都是嫉妒羨慕。便咬一口檸檬,當作什麽都沒有看見。再後來,說過些什麽我突然忘了,只記得你那邊的環境很安靜,一樣的聽到了晚風輕輕刮過樹葉作響和蟬鳴的聲音,你一個人在小院玩耍。

現在再回憶的時候,這一段記憶消失了…

天上牛郎織女應該相見了吧,人間七夕快樂。

臭寶,我也很想見你。

一次是香港送機:一直都期待但真的來到了這一天又好捨不得,此後我們就隔著時差了。你說沒關係,又不是隔著時空,不會忘記你的,會一直聯繫。

嗯,會的。

我信了。

你不知道當你真的來了的那一刻,我的內心有多雀躍。按照原計劃:白天帶著你去吃東西和逛街,儘管你出不了機場,但我知道你一定感受的到我對你的用心。趕在落日前到了機場,傍晚的天空美到極致,我拍了好幾張照片給你。

一個奇妙的夜晚,美妙極了。我們用語音尋找對方,奈何總是找不到。我感受到你焦急的語氣里很想見我,但我比你想見我更想見你。

不經意間抬頭,一顆小星星懸掛在西南的上空。又大,又亮,就那麽一顆,卻是那麽耀眼,在這日落月未升的傍晚時分。我繞過了一條街,走過了兩棟樓,透過灰蒙的空氣,它還在,周圍又多了幾顆若隱若現的小星星。

我對他們說:願我所念之人永遠不孤獨,願你永遠有人陪,願你有人可期待,而我期待你期待的那個人是我。

或者,它們是在暗示我,被你養在身邊的不止我一人嗎?


看頭頂飛過的飛機它在倒計時

在一起的時間慢慢流失

記錄了你的一舉一動和聲音

我永遠無法刪除忘記

重新再回到現實當中,你告訴我我們沒結果,說得對可我沒辦法控制。原來我從未進入你的世界,那麽所有經歷都會像泡沫般消失的。你懂嗎?

送機之後的那一晚爲你擔心而睡不著,接下來幾天的飛機行程就只有你一個人了。凌晨我醒了一次,打開手機看有沒有你的消息,你在泰國因爲天氣原因迫降了。

你開玩笑地和我說:停一下,下來和你說句晚安。

臭寶,這不好笑好嗎?我擔心死你了。

這個心理狀態已經超越你所謂的「好朋友」的定義了。

可是,你還是錯過了。


這麽想來,即使早點說了你也感受不到吧。

怎麽會呢?你都是經歷過三段感情的人了,怎麽會不知道我的意思呢?

直到前天你也一直跟我解釋說你不知道喜歡這件事情,只感到對我抱歉。我原來很信任你,你說的每一句話,你和我分享的每一個細節我都記得。

但是,我也抱歉,這天起,我沒有辦法再信任你了。

喜歡你的人,怎麽甘心只做你的好朋友。以後,你不會再遇見像我這樣對你投了一百分熱情的「好朋友」了,這樣你就能一直記得我這個只被你賦予了「好朋友」身份又做著喜歡你的事情的人。

喜歡這件事早說了又能怎麽樣呢?

這路遙馬急的人間,我又能在你心裡住多久?


禮物這件事,說了就不是禮物了。四個月,傾注了四個月的心血而已。我希望你沒那麽快脫單,這樣我的禮物就能在你那兒多待一段時間了。

臭寶,我的潛台詞是:等到紐約下初雪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吧。

你知道嗎?初雪在韓語里有特別美好的寓意。但是,你沒有必要知道了。

原來那天,那些從樹上掉落隨風化作漫天白雪飛舞的花瓣不是爲我們的相遇,而是別離。

在我即將觸碰你時消散,它們從我身邊帶走你去了另外一個人那裡。

錯覺的永恆,其實是一無所有。

曖昧上頭的時候,像極了愛情,可它終究不是

遺憾的是,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名

Cover: Pinterest

南風草木
南風草木

一只在北疆的童話故事里走失,和玫瑰永遠是對手的小狐狸🦊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