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夏のセックス-第弐話

夏のセックス-第弐話

「我在家,你要來坐一坐嗎?」

對於分別了差不多兩年的人來說,這個邀請是不是有些唐突?沒有人去想這個問題。他當然知道她住哪裡,那個地址,老早烙在了心裡。事實上這個電話就是在女孩家附近打的,因為幾分鐘後他的人已經到了。

時間好像定格了在他們的上一次見面,那時大家還穿著校服,一樣是夏天,陽光不安分地從每個縫隙穿透下來。但人物好像調換了:她剪了男生一樣的短髮,一頭圈圈的凌亂,灰色的棉質T恤下,胸比以前大了些。深藍運動短褲裡的屁股和大腿比例也順眼了,至少在她眼裡。這是她睡覺的衣服,她不喜歡睡衣睡裙那麼扭扭捏捏。

而他蓄起及肩的長髮,白襯衫,領口看到同樣淺灰色的背心。他穿了淺藍色的牛仔褲,印象中從沒見過他穿校服和運動服以外的衣服。還有那雙看起來穿舊了的褐色皮帆布鞋,精心打扮又想做出那種漫不經心的樣子。

「你頭髮那麼長了。」她說。

「懶得剪」,他回答,假裝隨意地問:「好看嗎?」

「不好。」她的回答斬釘截鐵,「你太瘦了,長頭髮不適合你,像個姑娘。」

他們想對彼此說的話,好像已經全部在信裡說過一遍,又如同從來沒開過口。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她給他們沖了茶,也剝了他買來的小橘子吃。大部分時間他們都在聊天,但沒人記得聊了什麼。

直到他沈默下來,看著她的眼睛。她本來會覺得很不自然,但現在完全沒有這種感覺。過了許久,她問,女朋友呢?沒有一起過來玩嗎?

他把剝下來的橘子皮一層一層疊整齊,故意不看她的方向,問說:「你呢?男朋友今天沒時間陪你嗎?」

「誰說我有男朋友?」

「你自己說的,油畫系主任的兒子。」他說。

哦是的,她回想起最後一封信,有些煩為什麼寫這些婆婆媽媽的事情。

見她沒有說話,他又問,難道斷了嗎?

她不懂如何去描述她和系主任兒子戀愛生活。起初這人的身分是有加分,後來她也坦然了,是誰的兒子不大重要。她也想有個實實在在有溫度的人。他們約會、吃飯、看電影、做愛,看起來很普通情侶沒什麼不同。而她隨時可以毫無預兆地離開這個城市,離開這個男朋友,她甚至已經默默計劃著,一年後出國進修的事。

但面前的他則是例外,她不會離開他,因為他們不曾在一起過。她回答他的問題:「他這禮拜考試。」

「那你找我來你家,是打算偷漢子嗎?」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