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三個女人一生的故事

三個女人一生的故事

今天的電影是關於一本書——三個女人一生的故事。

電影名稱為《時時刻刻》,講述了三個處於不同空間的女人一天的故事,她們都渴望追求更有意義的生活,也都有著各自的膽怯,把他們三個聯繫在一起的表面看是一本叫《達洛維夫人》Mrs Dalloway的書,可是真正將她們三者連在一起的,是她們面對的庸俗生活和她們內心深處想要堅持做自己的信念。

第一個是20世紀20年代的英國作家:維珍尼亞·伍爾芙Virginia Woolf,第二個是20世紀50年代美國的家庭主婦:蘿拉·布朗Laura Brown,第三個是生活在2000年美國的職業女性:克勞麗莎·沃恩Clarissa Vaughan。

Virginia Woolf – 1923

過世的第1個女人就是這本書的作者Woolf,她是個精神瀕臨崩潰的天才作家,曾經兩度自殺未遂,1921年丈夫雷納為了讓她能有一個安靜的療養之地,特地從倫敦搬到了小鎮,為了支持Woolf的寫作生涯,丈夫甚至為她在家開辦了一個出版社,知道妻子是個天才,他心甘情願的守護著。但是Woolf人就會發狂,她沒有辦法與其他人建立世俗的關係,她渴望內心上真正的自由,僕人不待見她,在背後把她當作瘋子看,姐姐凡麗莎帶著孩子們來看她,卻只能對她懷著無可奈何的憐愛之心。

作為一個精神病人,Woolf出門前要經過丈夫的允許,她被保護的好好的,但這些不是Woolf所需要的,反而是Woolf想要掙脫的,她想要的就是純粹的做一件讓自己心裡舒坦歡喜的事,哪怕是獨自去買一束花這種小事。

這些掙扎都被她寫進了小說,《達洛維夫人》,最開始她打算殺死小說的主人公,後來是外甥女讓她改變了主意,外甥女在花園發現了一隻死了的小鳥,小鳥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和人一樣死亡是值得告別的,所以外甥女為小鳥舉行了喪禮,並好奇地問Woolf,「我們死了之後會怎麼樣呢?」看著死去的小鳥外甥女說「她看起來很平靜」,這句話觸動了Woolf,原來她渴望的自由不是死亡而是內心的平靜。

生活中所謂的義務,丈夫對她的守護,對於Woolf都是一種囚禁,她躺下深深的看進小鳥的眼睛,決定讓達洛威夫人活下去去尋找平靜。Woolf自己一直打算獨自回倫敦,想要去直面生活,因為避開生活無法獲得真正的平靜。

丈夫追到了火車站要她回去不要鬧了,僕人做好的飯她們有義務回去吃,義務這兩個字把我們夫妻毀了。她說沒有什麼所謂的義務,她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自己感興趣什麼不需要別人來告訴她。雷納憤怒了,指責說自己辛辛苦苦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她,都是因為愛她,而她居然如此不知感恩。但Woolf覺得她的生活都不是自己選的,如果可以她寧願選擇死亡。

丈夫最後答應她回倫敦,然後大哭了起來,哭完問Woolf餓了嗎?Woolf也曾經希望自己能如雷納所願安心的生活在這個小鎮上,她也曾經羨慕姐姐能生兒育女,享生活之樂,子女之福,這些都是她沒有辦法做到的。她看著眼前這個為自己傾盡一生的男人,然後做了一個決定;她知道只要自己活著就會徹底毀掉雷納的生活,就是她曾經回到雷納的一個人的死是為了讓其她人更好的活下去,終於那天她在口袋裝滿了石頭,緩緩步向河中,她閉上了雙眼,隨著河水無拘無束地流淌。

Laura Brown – 1951

接著第2個女人出現了,她是《達諾威夫人》的忠實讀者,Laura——她是二戰後期生活在洛杉磯的家庭主婦,丈夫對Laura一見鍾情,從軍隊退役之後就馬上求婚;婚後兩人育有一個兒子,新的生命也在孕育著一切,看起來都很美滿。

故事發生的這天正好是丈夫的生日,丈夫一大早就翻箱倒櫃的把藥物收起來,他看出了Laura產前抑鬱的苗頭,這樣後來特地出門買了花,看到花,Laura突然想到自己和達諾威夫人一樣,也是個無法出門買花的人。丈夫出門後Laura的笑容消失了,她陷入了虛無當中。她決定為丈夫做一個蛋糕,她告訴兒子理查德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們為她做個蛋糕來告訴爸爸——我們愛他。兒子說,要不然他就不知道我們愛他了,

童言無忌擊中了Laura,這一切和書上的何其相似,內心的純粹已經被所謂的義務和形式徹底的束縛住了。生活變得蒼白無意義,蛋糕快做好的時候,凱蒂來拜訪,意氣風發地聊丈夫對自己是如何的好,就像朋友圈各種秀恩愛。Laura像往常一樣附和著凱蒂。凱蒂發現了《達洛維夫人》問這是本什麼書,Laura說這是講一個女主人要舉行一個派對,她在大家面前表現的非常自信,以至於所有人都覺得她過得非常好,實則不然這個故事戳中了凱蒂的心事,她說,其實我的子宮出了點問題,我需要做一個手術檢查一下,這就是我一直不能懷孕的原因,一直以來我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但卻沒有能夠懷孕,真是諷刺。然後她突然發現原來她們都以為自己鬱悶苦心經營的一切,美滿去找一下潮濕的爬山虎,爬滿了心房,心不知不覺早已失去的感覺。

巨大的荒蕪感徹底把Laura打敗了,她沒有辦法再面對現在的人生,凱蒂走之後Laura把兒子托付給朋友,到旅館訂了一個房間,自己坐在床上把鞋子脫了,她拿出包里的安眠藥和達洛維夫人,看到達洛維夫人走入水中自殺的時候,她也跟著躺在床上試圖感受冒熱水中的感覺。

那是死亡,當水波進入Laura的時候她驚醒了,她知道自己不能自殺,至少現在不能,因為她肚子里還有個小生命,她選擇了另一種方式,孩子出生後她拋夫棄子,永遠的離開了這個家。50年後姥姥的兒子理查德,也就是那個小男孩延續了Laura這個達羅威夫人的角色,Laura的離去給理查德的一生造成了很大的打擊,理查德就像達拉維夫人的作者Woolf一樣,是個精神瀕臨崩潰的天才作家。

Clarissa Vaughan – 2001

理查德還得了艾滋病,守護著他的是第3個女人,Clarissa,雖然理查德稱她為達洛維夫人。Clarissa是一個獨立自信的編輯,善於交際,總是喜歡扮配對,而且還是一個雙性戀者,理查德的作品得了獎,Clarissa想辦一個派對,幫這個昔日的情人慶祝。

這對理查德來講沒有任何意義,自從母親娃娃離開之後,理查德就繼承了母親對生命的荒蕪感和對生命不斷的叩問,時至今日她苟延殘喘著,也無非是因為Clarissa這個深愛她的女人。Clarissa十幾年來日復一日的照料著理查德的生活起居,把自己的生命壓在了這個天才上。她早已是兩個人為相依為命,如果理查德自殺就是對Clarissa的背叛。

Clarissa知道理查德的情緒不好,這麼多年已經習慣了,但是當理查德提出想自殺的時候還是很傷心。回到家她照常準備派對,正好李莎的前男友也是她們共同的朋友路易斯來了,路易斯的到來讓Clarissa的情緒徹底爆發出來,她委屈的大哭起來,看到路易斯,她想起了這麼多年,守護著理查德自己就像被困住了一樣。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跟理查德都在一起,她才能感覺到活著,這樣的守護是她的執念,她沒有辦法像路易斯那樣對李察的放手她做不到,路易斯離開之後。她做不到,路易斯離開之後她去接理查德來參加派對,理查德的精神已經走在崩潰的邊緣了,他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只有死亡才能讓Clarissa放手,像Woolf一樣,他要用自己的死讓守護他的人更好的活下去,跳窗前理查德問Clarissa這一天過得怎樣。

Clarissa說她今早獨自去買花買花的。這一天是很美好的一天,Clarissa希望可以喚醒理查德對這個城市的留戀,她不知道他決定去死是為了幫她做選擇。只有理查德死,他們才可以擺脫這個互為定律的糾纏。Clarissa的話的確讓理查德想起了兩個人相戀的時光,那是美好的時光,只是往事如煙。他感慨到我想沒有人會比我們更幸福了,然後理查德任自己的身子墜落。理查德去世的當晚,年邁的Laura出現了,原本Clarissa還心有芥蒂的說,Laura當理查德的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拋棄了他。Laura告訴Clarissa說:沒有人能原諒我,除了死亡,而我選擇活著,而且孩子是一個母親,雖不能被寬恕的爸爸用幾十年的良心譴責來懲罰自己,死亡和逃離都是有應有的。

看著Laura,Clarissa釋然了,她終於對理查德放手了,理查德臨死前看著母親的照片,她也早已理解了母親直面自我異常痛苦,當初雷納問Woolf:

「為什麼一定有人要死?」 

「為了對比,為了讓活著的人更加懂得珍惜生活。」 

「那麼誰會死?」 「詩人,那些心懷夢想的人。」

Photo: <The Hours> Related, Google

Miss.Shino
Miss.Shino

專責市場調研,網絡媒體推廣,企業策劃和品牌架設的廣告人;熱愛觀察人性與吐槽的專欄寫手。對一切美的事物都有好奇心,跨越生活的瑣碎無常,希望在煩雜的世界裡呈現靈感和精神的自由快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