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he Trio By The Pool

The Trio By The Pool

她和他說起的這個故事,他已經不大記得,到底是真實發生過,還是她的一個夢境。中間的細節,有多少是經過她的描述,多少是自己的想象。還是說,這個根本是他自己的夢。反正,故事的開頭,她剛讀完了學位去波士頓進修讀研,暑假剛開始的時候和幾個同學去了附近郊外一個度假村。


到達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因為不是週末,度假酒店的客人不多。夏天剛剛開始,暑假的人潮還沒浮現,我們幾個一考完期末試就出行,連成績也等不及看。酒店總共就3個Villa,在Airbnb裡面的照片和評價都不錯。從房間露台走出來看到下層的游泳池,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歡呼起來,然後急不可待去換了泳衣。

全世界還在為生活忙碌而我們假日模式全開。我們用各種花樣跳躍,潑水,在仿佛與世隔絕的泳池追逐吵鬧,那僅餘一點點考試成績陰霾的淺灰色在陽光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到我游得累了躺下來,他們還喧嘩得不行,偶爾水花飛濺打斷了我的白日夢。

也不知又過了多久,其中一個人喊我,Hey we are heading back, you stay?

Just a bit,我回頭說,there’s not enough showers anyway.

房間的震耳的音樂聲很快從露台傳來,我還想再躺一會,但已經睡意全無了。 我提了一下泳裝的帶子,從台階慢慢走回泳池,水已經開始感覺涼了,從腳趾到大腿這樣涼上去,到了浸泡過胸部,我猛地扎進水裡,感受那種冰冷空白的刺痛快感。連月來備試累積的壓力,隨著我從水裡升起的身體蕩然無存。

Is it cold?

有女孩子的聲音在後面響起。這聲音那麼溫柔悅耳,以至我起了雞皮疙瘩,是水溫的緣故嗎?

我轉身去看這句話的主人。20多歲的樣子,深褐色的頭髮卷卷地垂在肩上,健康黝黑的膚色。半裸著上身,酒店的大毛巾隨意搭在性感的身體上,比基尼上的白色圓點在海軍藍底色上格外明顯。我從來沒有這樣仔細留意過一個女孩,她的小乳房,她的長腿,身上看不出有胸罩或者背心的曬痕。我已經在瘋狂想象她的屁股上會不會有兩截顏色,又為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感到深深的不安,畢竟我很少這樣觀察一個女孩子。

Not too bad, 我感覺自己回答的有些膽怯,又一本正經補充了一句,You will get used to it.

她沒有說話,一步步向我走來,慢慢潛入水裡。當她在水面重新出現的時候,那雙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我。她濕漉漉的長髮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我不敢看她,目光轉向水池的深處,余光中我看著她向我游過來。我內心那慌張的情緒,從沒想過,能在她身上出現,那種曖昧感,就只有我有感覺嗎,還是只是我的錯覺。

我下意識游到了池邊,她跟著過來,雙手交叉搭在我身旁的白瓷磚上,把頭埋進去,又露出半邊臉看著我。

I’m Lea. 她小聲說。

Lea也是一種蟋蟀的名字,我心想,然後想到她修長的腿,不知為什麼就笑了起來。My name is Zoe, 我說。我的回答被打斷了……

她的腿蹭到我的腿上,我們肌膚幾秒鐘的接觸,對於我來說像是一輩子的事。她一定是故意的,而我是無意識的。水在我們身邊晃動著。

我們都沉默著,目光停留在對方的眼睛上。突然,她的右手撫上我的臉頰,把面前的一縷亂髪撥開。從那一刻起,我的行為完全不受理智的控制,我想摸一下她,感受一下她的肌膚和我接觸碰撞的那一刻,這是我一見到她就在想的事情。

我用手指掃過她沾滿水滴的嘴唇輪廓。我不經意地畫了一條路徑,在她脖子和肩膀之間的山谷中結束。她把身體轉了過來,正好在我的面前,她的手開始在水下撫摸我。 

I barely know you. 我盡量壓抑自己的緊張,我的聲音還是不由自主地劈啪作響。

她靠近我的耳朵,Does it matter? 她的聲音像蛇一樣鉆進我的身體。

I’m not like that, 我無力反抗著。

我全身在皮膚底下無聲燃燒著,這個幾分鐘前還是完全陌生的人,輕輕把我一條腿拉上她的腰部。這樣中間預留的空位足夠她繞過我的泳衣底部,手指開始輕輕撫摸我的下體。

我居然沒想到要推開她,反而抬頭看看四周是否有其他人目擊這匪夷所思的一幕。樓上的音樂繼續吵嚷著,不知幾時來了一個和我們年齡相若的男孩,走到我們面前坐下來,雙腳浸入池水里。他有同樣健美的身體,金色的頭髮,稍有棱角的臉型和結實明顯的腹肌。他的模樣在我迷蒙的視野里顯得模糊,我只留意到高聳的鼻樑下顯得過紅的嘴唇。

我抱緊了Lea,在她耳邊小聲說,I think we should stop, 雖然我心裡壓根不想她停下來。

He’s my boy. We are like seeing others so it’s ok. But if you don’t feel comfortable… Lea說,微微地笑著,手還在我陰部不過沒有再動。

我的目光從一張臉轉到另一張臉。我的胸口起伏得很快,下腹有難耐的灼熱感。我一直以為我的一個幻想是在做愛的時候有別人在旁邊看,但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會變成事實,更不會想象觀察者是對方的情侶。我重新聚焦在Lea的眼睛。我再沒有多想,又把自己扔進了無盡的池水裡,雖然這一次更像是一種隱喻。 

我的嘴唇與她的嘴唇觸摸,在乳頭變硬的同時,我感到皮膚上的每一根毛髮都豎立起來。她的嘴裡有甜甜的味道,不遠處我聽到她男朋友深沉而有力的呼吸聲,這讓她更加興奮。 Lea的右手仍然在我的雙腿之間,她的手指動作不斷加快節奏,直到變得狂野。我注意到她的乳頭也因為我的手開始挺拔變硬。我不再輕輕按摩她們,而是貪婪地舔著咬著吞噬著。

她將手指伸進我體內,讓我倒吸一口涼氣,在莫名的愉悅中迷失了方向,並傳到了那個無法將視線從我們身上移開的觀眾的耳朵裡。我們都用眼角的余光看著他,以免錯過他因目睹我們彼此給予的快樂而不知所措的表情的任何一個細節。像 Lea一樣,我也把手指滑入她的身體,抗衡著彼此的攻擊,在現實與夢境之間遊走在速度與緩慢之間輕聲哀鳴。當我感覺到靠近我們的第三者的存在時,我即將達到令人無以名狀的高潮。我們的觀眾已經降入水中,距離如此之近,以至於他的一隻手專注於撫摸我的胸部,而另一隻手則對他的女孩做同樣的事情。 

這讓我的高潮提前到達,我可以感覺到我的整個身體都在顫抖,興奮的強烈刺激把視野炸成白茫茫的一片。那個不知名的男孩,Lea的男朋友抓住了我們的下巴,同時吻在我們嘴上。他的舌頭嘗起來有瘋狂而自由的味道,一瞬間一種令人絕望的快感從我的腳跟到我的脖子這樣走遍了整個身體,我想咬住Lea的嘴唇但感覺自己身子融化成水向四周散開。 

……

我感到我是多麼放鬆,我是多麼放鬆,這段難以置信的際遇從此烙印在我的記憶里。我走出游泳池,背對著這對戀人,前行的每一步都好像走在雲層里。我用毛巾裹住還在顫抖的身體,轉過身對他們笑了笑。 

That was amazing Zoe, Lea說,微笑著向我揮手。 

Nice knowing you, 我回答,離開游泳池,前往房間。我才想起一直沒有問她男朋友的名字。朋友們在房間撒歡,她們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