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喵星人的江湖

喵星人的江湖

咖啡館門口有兩隻貓,一隻叫小白,一隻叫肥仔。

門口有一個貓食盆,小白低著頭小心翼翼地吃著裡面的貓糧,肥仔在一旁懶洋洋地趴著,並不和小白搶食,只是瞇著眼睛看著她。等小白吃飽走開後,他才一躍而起,將盆裡的貓糧一掃而光。

肥仔很肥,毛長臉大,面露凶相。讓人聯想到大金牙大金鍊的黑澀會大哥大。他沒有尾巴,跑起來像一隻滾動的毛球,而且還是不規則圓的那種球。時常從路口迅速滾到車底,再從車底滾出來吃飯。

小白好像不大愛搭理肥仔,每次都是走在肥仔前面,不慌不忙的出現在咖啡館門口,低頭,吃飯……靜靜地享受食物和肥仔的目光。

對了,小白是一隻小母貓,肥仔是只油膩又看不出年齡的公貓。容我把他們的故事一一道來……


章回一:遇仙女自慚形穢

去年十月份,咖啡館剛開業的時候,他們互相還不認識。

那時候小白由另外一隻白貓(我們叫他大白)帶出來,散步、曬太陽、覓食……兩團白乎乎的東西依偎著走過園區隱蔽的小路。有人在咖啡館門口放了一隻貓食盆,周圍的流浪貓免去了四處覓食的艱辛,都紛紛跑來這裡開餐了。

肥仔應該就是在這裡偶遇小白的吧。

那時候肥仔還沒那麼肥,但是看起來已經很兇了。他從不和其他的貓搶食,因為別的貓看到他在吃飯,都只是遠遠看著,不會近來。除了小白。每次小白來吃飯,肥仔都會退到車底躲起來,眼神悲切,一臉落寞地看著大小兩白並肩吃飯,互相舔毛。(我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裡?)


章回二:斗雪男趾高氣揚

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大白不來咖啡館吃飯了,也鮮少在園區出現。後來這一隻藍眼白毛的美男貓像迷一樣消失在園區詭異的暮色中。有人說,有一天晚上他加完班回家的時候,聽到屋頂有兩隻貓在打架,藉著月色抬頭看,隱約見到一隻沒有尾巴的肥貓的輪廓,腳底好像還踩著一個毛茸茸的東西。

那一晚的月色,就像那個誰和那個誰決鬥,輸掉了老婆的那一晚的月色一樣慘白,黯淡。

再後來就是肥仔和小白一起出雙入對了。

小白高傲的在前面走著,肥仔唯唯諾諾的跟在後面。小白吃飯的時候他就在旁邊守著,時而警惕地環顧四周。時而瞇起眼睛含情脈脈地看著小白。

偶爾有人問起:「咦,好久不見大白出來了?」

總有好事者答道:「被肥仔打跑了。」


章回三:退大橘龍驤虎視

前不久來了一隻乾巴巴的大橘。霸著貓食盆,還對投食的人撒嬌獻媚。

那天下午小白遠遠地看了一眼大橘,覺得倒胃口就沒過去吃飯。

晚上有人聽見車底有貓在慘叫。趴下一看,肥仔把大橘踩在腳下,嘴裡叼著一撮橘色的毛兒。

後來又有人問起:「咖啡館門口怎麼就剩下兩隻貓了?大橘呢?」

我和他說,「被肥仔打跑了。」


章回四:得美人鳳凰于飛

這幾天小白出來遛彎,後面跟著一隻奶裡奶氣的小貓,渾身雪白,一天毛茸茸的大尾巴拖在身後,小小年紀就面露凶相。每每見此情此景,大家都會對車底的肥仔投去崇拜的一瞥。

Cover: Pinterest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