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夏のセックス-第四話

夏のセックス-第四話

她沒有回答,坐起來把他按在床上。然後拉開書桌的抽屜,從那本《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史》的封底夾頁拿出一個套套,撕開包裝幫他戴上,然後跪坐在他身上,用手引導著他進入自己。

這一波行雲流水的操作讓他想說,你好像黑寡婦,而來自大腿根部的快感只讓他說了個「啊」。女人在他身上扭動著腰,她的乳房在衣服裡輕輕晃動,他的手順著她的腰扶上去,捂住她們,手指輕輕夾住乳頭再突然用一點力。

「你!」她的節奏被打斷了一下下,一放鬆坐了下去,兩個人緊緊連在一起。她感覺到他的熱燙和腫脹,重新搖動起來,彼此的恥毛互相摩擦。

她把他的手拉到自己的臀部,讓他控制遊戲的步伐,她喜歡那種surprise。她的一手把玩著自己的乳,另一隻手放在他的胸前。

每次他把她推近身體,都同時用力把陽具挺進,她身體裂口包裹著自己,伴隨著她刻意壓低音量的喘息。

「樓下能聽到嗎?」他問。

她一手捂住他的嘴,閉上眼身體激烈地抖動起來,「唔⋯嗚⋯啊」不顧一切地喊了幾聲,然後睜開眼看著滿臉是汗的他。「我好了。」她滿心歡喜地說,挪過身子坐在床邊。

「哈?」他還不知道怎麼反應。她除下套套,握著他的頭,純熟地上下滑動,並用嘴含著頂端。

他很快就來了,一點準備時間都沒有。她幫他都吸了出來,吐在紙巾上丟了,然後說:「我媽快回來了,她回家做午飯。」

他們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她一邊幾乎是要把他推出門口,一邊說:「看你這熱得,衣服穿那麼多。」

「那畫呢?」他一路掙扎著。

送走了男孩之後,她馬上把多出來的杯子洗了擦乾收好,床鋪也整理了。房間好像還有兩個人的味道,她把搖頭扇調大了一檔,又把窗推開些。

媽媽沒多久就到家了,「末末,菜頭來過啦?」

「怎麼會,你不是說不讓男生上我們家嗎?再說他還在考試呢。」

「你知道就好,橘子樓下買的?」

「嗯小區門口,」她想著他現在在哪裡。

「吃這麼多,還吃得下飯嗎?」媽媽想了想,「你開始放暑假,那每天做什麼?」

「你忘啦?我報了日語班,明天就開始了。」

「或許我畫一幅新的給你吧。」女孩說。關門之前,她親了他一口。他還不曉得,他們不會再見了。

她不知道這個故事會怎樣結束,於是選擇去主動結束。她知道他們屬於彼此的靈魂,但不屬於對方的生活。這也許不是選擇,而是宿命。下一個夏天畢業以後,她便從此離開了自小長大的城市。

送畫的諾言一直沒有兌現。那年夏天和他這唯一的一次交合,彷彿一場籌備了數年的儀式,是她給他們青春的償還。

(完)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