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Kirei的靈異故事:旗袍(下)

Kirei的靈異故事:旗袍(下)

中醫是個老奶奶,我一般叫她「阿嬤」。我從小就看她,有時感覺好像是自己的奶奶。診所的母貓 「 肥婆 」 是隻黑色的虎紋貓,其實貓不如其名,瘦的厲害。肥婆和我已經很友好,平時我推門進去,會過來用頭蹭我的小腿。今天它看到我們進來就使勁往屋子的角落躲,發出奇怪的低嗷聲。

Pearl說她的頭很重,視線也很模糊,面前好像有一團人形的霧氣看不清楚。阿嬤搭了一下她的脈,一邊瞄了一眼躲在角落的肥婆皺了皺眉。她讓Pearl伸出舌頭看了看,然後神情凝重地說:「我幫不了你。」

「啊」,我和Pearl都不約而同低呼了一聲。

「你這是中邪了」,阿嬤說,「反正今天也不忙,你快跟我走一趟。」

阿嬤在計程車上打了兩個電話,我看著Pearl,她的臉色開始發青了。車在灣仔一家廟前停下來,Pearl一下車就扶著牆吐了。她接過我的紙巾,很抱歉地說,不知道自己暈車那麼厲害。

廟前有個長頭髮的長者等著我們,他扎著馬尾,髮梢全白了。身上淺藍色,好像功夫衫一樣的衣服。他指著地上,我才注意到地上用麵粉鋪了一路直到廟里。那人示意我們踩在上面,我扶著Pearl往前走,走了兩三步,阿嬤在後面拍了拍我肩膀。我回頭看,在Pearl身後的路面上,出現了淺淺的腳印,那腳印像沙灘上赤足走過,顏色由淺變深,再慢慢消失。

我嚇得心都離一離,不敢跟Pearl說,就繼續往里走。長者跟阿嬤點頭示意,拿了個紅包塞給她。阿嬤也從包包里取了個紅包回贈。

長者說Pearl遇到怨靈了,看靈沒有實體,應該是附在物件上了。他抽出三條薄紅紗,讓我們擋住眼睛,然後拿出一雙清潔手套戴上,把Pearl帶來的禮盒打開。

長者把旗袍取出來,舉高給我們看,隔著紅紗我看到旗袍下一雙纖細白皙的腿,赤著腳,血水順著小腿流到腳面。我已經不敢往上看,一旁的Pearl哭出聲來。長者說,他沒法解除這個附著的怨念,意思是旗袍不能再留下來了。

幾天以後我才收拾好心情,通知Teresa我們最後需要把旗袍處理掉,她在電話里哭了出來。我才知道她女兒Hayley已經過世了,兩年前的一次車禍。當時Teresa和她去上環的旗袍店量尺寸,然後女兒先回家,在路上出的意外。等旗袍做好的時候,女兒再沒有機會穿了。

我和Teresa再去了廟一次,長者說亡者離世前還心心念念著旗袍,積念很重,所以後來依附在做好的衣服上。在廟里他們做了場小法事化解了怨念,長者用寫滿奇怪文字的油紙把旗袍包好,并用一根銀色的細繩綁好。「真是好可惜」,他這麼說,我在想他指的是衣服,還是往生的人。回去時我們都很安靜,我把Teresa的手搭在我的手上。

Teresa說Hayley很喜歡攝影,她還在的話,我們一定是很好的朋友。
我說,那一定是的。閉上眼,我仿佛看到他們家照片里那女孩燦爛無憂的笑容。

Cover: Pinterest

Kirei
Kirei

不必裝作放低 真的心碎 不必裝作笑...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