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水瀨

水瀨

那天晚上在尖沙咀吃過了飯,我們走到市政局百週年紀念花園。公園靠近金馬倫道的位置有個長方形噴水池,旁邊幾根希臘樣式的石柱,我們在水池邊坐了下來,我告訴她,這石柱來自舊尖沙咀火車站。

她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這個時間點,街上開始熱鬧起來。她的頭髮被風吹到我的臉上,我有時看著她,有時看看她望過去的方向。她突然轉過臉說,你能幫我畫一隻水瀨嗎?

「啊?水瀨?」

「嗯」,她說,又轉去看著前面,「小時候爸爸帶我去海洋公園,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水瀨。我後來才知道,本來去的時間很不巧,碰到他們在午睡,然後這麼好有一隻寶寶不肯睡,還在外面玩。他先是在水裡遊,然後爬上岸來,找到一根和自己身體差不多的假樹枝,就抱住躺在那裡,然後一面探頭來觀察參觀他的人。我實在是太喜歡太喜歡了,足足呆了不知道有多久都不願走。看著他抱著抱著睡著了,好想好想進去摸一摸他。」

「所以,你能幫我畫一隻水瀨嗎?」這麼說的時候,她還是看著前面的街道。

我感覺到她的體溫隔著衣服傳到我的手臂,她的身上有淡淡的香味。我說,我拍照倒還過得去,畫畫真是一般般耶。

不要緊的,她說。她的聲音那麼輕,在這喧鬧的晚上,我聽的清清楚楚。

我於是從背包裏拿出iPad開始畫了起來,她充滿興致地看著。噴水池的水聲在身後劈劈啪啪不停地響,我仿佛感覺到一排水瀨從水池裏探出頭來,一起好奇地看著,他們是怎樣慢慢出現在iPad裏。我的思緒回到童年時候的她,不知道是長頭髮還是短頭髮,是不是像現在一樣不喜歡穿裙子。假如我能早一點認識她,和她攜手同遊公園,和她在水瀨館前興高采烈地指點著,和她渡過從前的歲月,如果也能一起渡過未來的日子。

「這樣的可以嗎?」我把畫好的水瀨給她看。

「我好喜歡,」她說,「謝謝你。」

傻瓜,我在心裡說。是我要謝謝你。

Kirei
Kirei

不必裝作放低 真的心碎 不必裝作笑...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