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度假屋的兩人

度假屋的兩人

他睜開眼就看到她的眼睛,兩個人的臉幾乎碰到一起,她的眼珠黑亮。
「醒很久了嗎?」他問。
她搖搖頭,用手撥開男人遮住前額的頭髮,笑著說,「你好愛出汗。」
「是嗎」,男人感覺汗滴從耳後流向頸背,他有點不好意思,「這個空調也太弱了。」
「我喜歡」,女人抱著他的頭,深深吸一口氣,「好像寶寶的味道,小孩子都愛出汗。」
男人任由她抱著,想要親她,又想起自己還沒刷牙。女人親了他鼻子一口,說吃了早餐想去游泳。

他們吃了前晚上買好的麵包,抹了花生醬和果醬。這個小的可憐的度假屋只夠一個淋浴衛生間和一張床,配一個迷你冰箱,煮水壺,微波爐,但居然有個烤麵包機。「真是精緻的生活」,男人笑著把烤好的麵包放上碟子,還不知從哪兒找到兩套刀叉。
喝完了柳橙汁就出門了,她穿了一件式的泳衣披上大毛巾。這件深藍色的泳衣是件大露背,開口幾乎到腰,她是第一次穿出來游泳,心裡有些忐忑。胸前的布料是挺舒服,不過好像有點薄了,乳頭的形狀若隱若現。
他穿著黑色的沙灘褲,反正住的地方離沙灘就幾十米,他乾脆光著膀子走過去。

還不到10點就曬到有點發燙的沙灘,因為週末的關係差不多都坐滿了人。她也沒打算認真游泳,實際上也不大會游,便直接走到海裡,海水倒是冷冰冰的。走到毛巾的下擺都給打濕了,回頭看,男人還在沙灘上,和幾個小孩說話。

他們在挖一個大沙坑。女人走過去的時候,男人和兩個小男孩正在埋頭把坑里的沙往外搬,一個金色頭髮的小女孩使勁拉著埋了半截的破漁網,嘴裡發出「欸欸」的聲音。
「What’s your name?」她問小女孩。
「I’m Rachel, and that’s my brother, Jimmy.」女孩抬起頭看了看,繼續她的工作。
兩個男孩都是黑頭髮,她看不出誰是哥哥。不過Jimmy主動搭了話,「Rachel, you are going to break it! 」
男人說,「It’s ok, let’s help her first, we can always come back to this.」
於是三個男的過來,刷一下就把漁網拉出來了,連同其他在附近的海洋垃圾,飯盒,塑料瓶,什麼的,男人領著兩個男孩去沙灘邊的垃圾站丟棄。
「How old are you Rachel?」
女孩警惕地看了看她,她金色的馬尾濕噠噠搭在屁股上,臉圓嘟嘟的。女孩說,「I am 5. And my mom said, if we don’t go near the water, then it’s ok.」
「I see,」女人笑瞇瞇地說,「and where’s your mom?」Rachel 頭也不抬手指往身後指,「She’s swimming with daddy.」
男人帶著他的部隊回來了,Jimmy今年快8歲,還有一個剛認識的小夥伴叫Sam,比他大一歲。他們又繼續開挖,并在男人的指揮下做了兩條引水道處理滿溢的海水。
女人說,「你這個人販子,拐了我一個還不夠嗎?」她面帶笑容在他們旁邊坐了下來看,不久又來了兩三個小孩,看到挖出來有半個人深的大坑都興奮得大呼小叫。

他收集了從沙裡面挖出來的石頭,在她前面的沙上擺了個心形,說,來寫上我們的名字吧。
「傻不傻」,她說,還是照著他說的去做了。浪不久已經漫上來了,連同他們的名字,連同剛剛挖的大坑,都一併洗刷掉了。

Rachel和Jim早就走了。女人和男人也回房間了。她說她先洗澡,正在抹洗髮水,男人就跟著進來了。
「擠不擠呀」,她說,背對著他。男人輕輕掃了掃她的背,說,「你看你背上的沙,自己怎麼洗得乾淨?」
她在心裡想,沙怎麼跑背上去了。他溫暖的手在背後遊走著,一會兒又塗了沐浴乳,從頸項到肩胛到腰,緩慢地打著圈。
「我要沖水啦」,女人打了個招呼,就閉上眼,任蓮蓬頭的水灑到頭髮上。男人就著流下來的水幫她洗身後的泡沫,手穿過她的腋窩揉著前胸。女人笑著轉過身來,「怎樣,前面也有沙嗎?」
男人吻上她的嘴,打側抱著她,一手摸著女人的乳房,一手順著肚臍往下,撥弄著被水沖到一起的恥毛。他的手去到下體,那裡滑滑的。男人說,你看你自己就是洗不徹底,這裏的浴液都沒洗掉。
「浴液你個大頭啦……啊」,女人說,「我咬死你。」

他們濕漉漉地糾纏在狹小悶熱的空間裡面,女人蹲下去吃男人的身體,男人拿著蓮蓬頭,細心沖洗著那長頭髮上的泡沫。她的頭髮沿著水流貼著他的大腿,女人抓著他的屁股,突然有個壞念頭,把手指滑到男人的菊花。
「你就是要找事情是不是?」男人一把捉住她的手。
「每次都是你插我」,女人把男人吐出來,說,「你也來感受一下嘛。」

男人把頭髮還滴著水的女人拉了出來推倒在床上,「今天還沒辦你對不對?」他一邊說著,一邊分開她的腿,便直接挺身而入。
「唔……」,她發出呻吟的聲音,假裝掙扎的雙手被按在床上。
「疼嗎?」
「不疼,……啊,不是疼,你好壞。」
男人在女人的身體裡,手指輕輕揉著她的豆豆。女人的手不知該放去哪裡,她捉著他的手,有時想他輕一點,有時又想他用力。

他卻開始粗暴起來,一次一次衝撞到她的最深處。女人身不由己地顫動著,她望上天花板,感覺自己的靈被熾熱的熔岩充滿著,那勉強逃離的水氣上升成雲,再化成雨灑在她身體突起的部位,她的眉,她的鼻尖和嘴唇,她的乳頭,和微微隆起的恥骨。最後是她的膝蓋和腳趾。她從半空中欣賞著這個畫面,自己的身體被所愛的人填滿了,兩個人正在合為一體。

她感覺到男人滾燙的液體,現在是屬於她的了。這一刻幾時來臨其實並不重要,她想,她有時候更喜歡就這樣抱著一動不動的他,就好像昨天晚上,他在她懷裡出著汗。

「真好聞」,她滿意地吸一口氣,聞著他濕濕的頭髮。
「洗髮液嗎?」
「噓,你別說話。」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