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心之碎片

心之碎片

那天下午,我的心碎了。

它散落在水泥地上,形成千千萬萬個側面,反射著陽光,閃閃發光。光線是那麼銳利,以至當我看著它時,我的眼睛後面很痛。每個人的心碎了以後都是這個樣子,無論是罪犯、聖人還是普通人,不會有什麼不同。

我驚呆了,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碎片,我對給別人帶來的不便感到不安。散落在那裡的是我自己的心,如果我就這樣走開了,其實別人不會知道。沒有什麼補救的方法,我的心碎了,已經消失了。我們不會再感到悲傷或沮喪。這固然有他的好處,但仔細一想,沒有什麼比不感到悲傷更可悲的了。
令我吃驚的是,我的心竟然是如此脆弱。在此之前,我克服了很多困難,所以我覺得我的心很堅強。我一度認為它可以耐得住鎚子的擊打,甚至被大象踩到,也不會有什麼問題。我經歷了那麼多從來沒有想象過的挫折,我曾經為自己的心感到驕傲。而現在,它在我面前碎了。
在那之前,我從未見過我的心碎(這是自然的,因為心只可以碎一次)。當然,破碎的是除我之外的人的心。我見過別人的心碎了。而每一次有這樣的遭遇,我都會感激我的心如此堅固,並同情那些心碎的人。而到了這一刻,我是否該同情我自己?

「你還好嗎?」她問我。
「沒問題的」,我回答得很快。「沒事。」我說,並試圖離開現場。對於心碎這件事,我已經不感到難過了,只是不想被鄙視。
她彎下腰,試圖把我散落在地上的心撿起來。
「啊不,請不要」,我哭了。「沒關係的,請別管我。」
「沒問題的」,她用手指一個接一個地捏著我破碎的心,把碎片一一收集起來。
「對不起。」我說。
「你不需要道歉的」,她說,繼續拿起下一塊心的碎片。
「我真的沒事了」,我告訴她,「我已經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她說,「我知道,因為它已經壞掉了。」
她說,「好可憐,你不要太難過了。」

我無法阻止她的行動,也沒辦法就這樣離開,畢竟是我的心散落在一地,總不能裝作沒事那樣一走了之。
「哎呀」,她說,檢查她的手指。
我看見血從她的指尖滴下來,心的碎片太尖了,她的指頭刺傷了。
「你還好嗎?」我問她。
「沒問題的」,她說。我拿起她的手來看,傷口相當的深。
我拿出手帕包紮她的手指,手帕很快就染紅了。

「疼。」她說。
「你的心好硬啊。」她忍著痛苦說,「如果不是那麼硬,碎片也不會那麼鋒利。」
「對不起。」我抱歉地說。
她笑了笑,額頭滲出了汗,「我沒事的」,她說。
「血停不了,這樣你會死的。」
她皺著眉頭笑笑,說,「那也挺好,就不用再受苦了不是嗎?」

她最後是不是血流不止我不知道,很快下起大雨來,我們在躲避的人群里走散了。雨停了以後碎片也消失不見了,我的心,和那個手指為了我而受傷的女子。

Cover: Drew Mosley

Kirei
Kirei

不必裝作放低 真的心碎 不必裝作笑...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