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心肺復蘇,我能行嗎

心肺復蘇,我能行嗎

去年11月突然下定決心,趁有時間,連續讀個四天全日課程,搞定急救證。這不,掃了一眼香港聖約翰救護機構的課程安排,十二月中的課程還有十幾個名額,明早報名。聖誕節放假前搞定考試吧。

Em……起床吃完早餐,看了一下網站。十二月中的課程滿額了。好吧,退而求其次, 12月底有課程,不猶豫了,趕緊交錢。現在想來,好在1月初結束課程,1月中考試,不然遇上這疫情,我啥也不用幹了。

450塊港幣的費用包括雜費(註冊費、考試費)、急救證書(一張卡要50塊)、急救課程手冊、一隻包扎及心肺復蘇法實習光盤、繃帶包(2寸繃帶卷、3寸繃帶卷、三角巾、敷料)、人口呼吸口面防護膜。那個CD我就沒用過,一來電腦沒有驅動光盤,二來聖約翰在網上有發佈視頻。

簡單介紹下急救證課程。四天平日全日課程,從早上九點到下午五點半。或者選擇平日夜晚、週末上課。出席率八成以上才有資格參加考試。考試分為筆試和實際操作。筆試就是急救手冊的範圍,考簡單的理論單選題。實際操作包括繃帶應用和心肺復蘇法。

坎坷又尷尬的第一天

提前請好事假。比地圖給的時間提早半小時出發。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我也真是迷之自信。中環去過,半山也爬過,想著,大概也能認到路。結果就出岔子了。

出了地鐵口,跟著地圖走,差點把自己繞死。一開始順利經過曾到訪過的蘭桂坊,一路向上爬,熱得我一身汗,脫下外套。然後我就開始在迷宮里打轉了。過了馬路,發現沒路通到對面的上課大樓。再研究了一下,原來地圖上那個奇怪的標誌是指高架橋下的暗道,沿著我之前的路走就行。又回到對面,沿著路邊走。明明看著那個大廈離自己那麼近,但是我的方向卻一直往下走,而不是往前走。進入一個公園範圍,眼看要遲到了,問了一位大叔,他指著方向告訴我怎麼向下向前走。

另一個坑又來了。繞到了香港動植物公園,我的天,怎麼都繞不出去。又問了一個眼前走來的大叔,說是一直往前走有個天橋,過天橋就能找到了。天知道,找到天橋的時候,都快哭了,太感動了。

怎麼坑還沒掉完。課室說是6樓,但怎麼都沒找到對的地方。屁大點地,也不在課室門口貼一下課程名稱,我都不敢打開那間坐著好多人的房間,生怕打擾了別人,也不知道別人在裡面乾嘛。問了一位經過的疑似職員,我的天,他也不知道。我傻了。兜了一圈,鼓起勇氣,打開那道被關著的門,看到PPT上的字,我知道自己來對了。好吧,一部分課程介紹都已經翻篇了。

阿sir問我叫什麼名字,然後把材料包拿給我。我重復了兩三次名字,突然覺得更尷尬。尷尬地找到就近的唯一個座位坐下。直接和隔壁的同學成為一組。幸好大家的考試日選擇同一天,不然到時要和陌生人隨機組合考試了,因為包扎操作需要有傷者,真人考試。

果然是好幾年沒坐在教室上課了。一早上就感覺什麼肺啊、暈厥、出血、繃帶啊,全都在頭頂上繞啊繞,好累啊。而且,導師覺得那本急救手冊的有些技巧不是那麼實用,或者編排也就那樣,基本按照自己的順序和思維在講課。我還是得做點筆記。

下午就開始示範手臂受傷、手腕受傷的不同包扎方法。提起示範包扎,肯定要有傷者。於是遲到的人就成了傷者的首選,由抽名字卡誕生。幸好沒把我算進去,就算上在我後來遲到的一群人,有五六個吧。不過後來幾天熟悉了,當傷者也無所謂啦。

這三角巾看著就是個三角形,還真頂得上是變形金剛。先學習打平結,一個既能鎖死又能快速解開的結。然後學習繃帶使用的方向、不同位置的叫法,就開始纏纏繞繞的一系列。

沒辦法,好記性不如爛筆頭。在書本最後的圖示里認真標注每個步驟的注意事項。

耶,由於早上早點下課,中午休息早,下午上課也早,四點半就下課啦。

又到了下山的時刻。

順道說一下,附近也沒啥可選擇的餐廳。半山上的物價也高。就附近的快餐食堂將就四頓午餐就好。其實,味道也還行。

然後在家乖乖做功課。想象自己的膝蓋是別人伸過來的手肘。還有自己的腳踝、手掌、手臂,也是試驗的犧牲品……包扎方式都不同,形成的圖案也不一樣。

從感到燒腦到沒臉沒皮

連續上了兩天課,腦袋也有點累。幸好元旦放假一天,既讓腦袋放鬆下,又可以消化下知識。

接下來的兩天,感覺沒那麼難熬了。大概適應了。

練完繃帶、三角巾,就輪到二者混合。有時一個傷勢,自己的四條三角巾也不夠用,要和隊友相互借用。比如,光一個小腿骨折,就要綁四條三角巾,還要墊個毛巾。

第三天開始學習心肺復蘇。考試竟然還有一套話術要掌握,比如周圍環境安全,叫路人幫忙,暢通氣道檢查傷者的呼吸和口腔異物,找人幫忙在附近取去顫儀。每個動作還要眼神的配合。之後開始找心臟的位置,做好姿勢,用肩部的力量往下壓,還要求壓多深,壓多少下吹幾口氣。還有特定的數數法,三十下壓胸加兩次人口呼吸為一組,五組之後重新由第一組開始數。據說考試時要按壓到考官叫停為止,一般都要經歷完五組。我的天,還不用到第五組,我的手已經不行了,手疼……感覺模型有點硬呀。回家立馬貼了兩塊膏藥。不過,怎麼也要忍著做完。話說回來,人體模型也挺真實的,吹氣到位的話,可以看到胸部有起伏。

導師說,如果我覺得有困難,可以用普通話數數,還強調他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我主要是因為他用廣東話教,我也習慣這樣的模式,所以還是選擇用廣東話操作。

最後一天,當然是划考綱啦。哈哈,導師還是靠譜的。講了考試規則和注意事項,總結了大概100道考題,標注在課本的哪一頁,然後下午就讓兩人一組互相練習包扎和心肺復蘇法。沒事,早已習慣了眾目睽睽之下的輪流實操。沒臉沒皮,學到真知識。

課程結束一個星期就到考試日了。吃過晚飯後直奔考場。哇塞,一堆人在門外看書,還互相討論包扎方法。我什麼也不想再回憶,不想和被人討論,不想徒增緊張。大學考試也是這樣,考前復習了,考場我就不會再回憶,生怕越回憶越焦慮。

終於進考場了。竟然是隨機派試題本。考試前讓檢查試題本裡面有沒有塗鴉,如果考前發現塗鴉未及時更換考題本,或者自己在試題本上做標記,都以作弊論處。好吧,看一題,就塗一次題卡,誰讓試題本不讓標注的。我一直習慣做完所有試題再去填塗答題卡。噔噔噔,筆試結束。然後聽指令排列椅子,全體輪流向後退,轉換椅子方向,排隊等候考包扎。

腦袋出血的小熊抱枕

每個考官負責三組學生。我包扎,隊友當傷者。我去抽題卡,有情境描述,以及傷勢描述,自己要口答具體是什麼傷,比如鎖骨骨折,掌心劇烈出血,然後就開始限時操作。繃帶呀,三角巾呀,敷料呀,外套呀,能用都用。哈哈,我抽到一題非常簡單的,幾分鐘就搞定。

我和隊友都考完試,就跑到另一個樓層排隊考心肺復蘇。領取一個人口呼吸口面防護膜就坐在椅子上等待。哪個考官有空位,就輪流往前走。等候的時間也不長。輪到我了哎呀,一緊張,把擦完人體模型嘴的酒精棉花扔回無污染的棉花盒里,心虛地看了考官一眼,趕緊拎出來放到另一個盒子里。開始話術表演,把考官當成路人的角色,包括求幫助以及拿去顫儀,然後我就開始按呀數啊。有那麼一剎那,我忘了自己數到第幾組了,憑感覺說出下一組的數字。考官終於叫停了。我隔壁剛好是座位等候區,抬頭看到同班同學,她們說我數得沒錯。終於放心了。

開開心心和隊友從山上走到山下去搭地鐵回家。

需要強調,我的隊友非常靠譜。我們都抱著學習的目的來,也主動找機會多練習。看到隔壁的另一組,一個不怎麼聽課,最後一天似乎完全不在狀態,錯漏百出,連導師都不禁頭痛。另一個比較有心想學的,無奈又有心無力,她有時會來和我們討論,問我們。我不禁感慨呀。幸好我當時就直接找了坐在隔壁的隊友。第一天下課她還帶我走了一條從山上通向地鐵站的近路,不用彎彎繞繞,我也容易記路。後來又發現,我們都是一樣的背景,普通話交流走起來。從她身上,我還瞭解了一些家庭相處之道。

真的是,一要有眼緣,二要有眼緣,三還是要有眼緣。

Cover: Pinterest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遊走在浪漫與理性的雅子

天生矛盾綜合體,猶豫糾結,又乾脆果斷。我們一起從平淡生活尋找精彩,從平凡人生發現夢。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