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愉快的二回

愉快的二回

「失去作戰能力了嗎?」她沒有問出口,只是前後撫弄著萎靡不振的「他」。他猜到她在想什麼,說:「這個叫賢者狀態,懂不?不應期,就是⋯」
「你說他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她打斷了他的話。他們挨在一起,男人仰面躺著,女人頭枕在他肩上,說話的時候,轉過臉看他。
男人繼續看著天花板,天花燈的銀色圓框能看到床上兩團扭曲的肉色。就在剛不久前肉色重疊在一起,他這樣想著,回答說:「那當然是聽我的,不過我又是聽你的,所以最後還是聽你的。」

其實這樣挺可愛的,柔軟無助,他敏感易受傷的一面。她伏下去,迅速把他含進嘴裡。嗯,男人哼了一聲,聽不出是滿意還是抗議。

熟悉的味道裡面多了一點蛋清味,他根部的毛髮處還有些發白的液體痕跡。剛才結束了以後,他們都懶得動,繼續賴在床上。她把他輕輕握著,舌頭從開口的地方來回舔著,再用嘴唇抱住,稍微用力吮吸著。她感覺嘴裡的東西正在長大,好像不斷被吹漲的氣球。

「你是要用夠本嗎?」男人拍在她滑溜溜的屁股上。「疼。」她撒嬌說,「你得賠我。」男人的手順著她股溝滑下去,那裡有汗,還有其他液體。他的手指在外面滑了個圈,手指頭頂在小豆豆上。她把自己的身體迎上去,但他的手躲躲閃閃,故意避開那個已經溫熱濕潤的部位。

「你討厭,」她憤憤地說。女人轉過身面向男人,一條腿跨過他的身體,一手扶著床,另一隻手把他滑進自己。啊,她嘆息了一聲,「你好像比上一回還大了。」
「那是因為你現在有點腫了」,男人淡定地說,他的手輕捏著她發漲的乳頭,看著坐著身上的女人壞壞地笑。

她閉上眼不去看他,慢慢搖動身體,他們之間一點縫隙也沒有,沒有空間,沒有空氣,沒有光。她感受著已經挺拔到生氣的「那個人」在體內擠壓摩擦著,那難以言狀的快感和乳間的觸感形成電極的兩端。啊,她的靈魂好想喊出來,好像AV片裡面那種,肆無忌憚地喊,如果此際不是隔著薄薄的牆壁,恰好門外傳來小孩和大人說話的聲音。

也許時間永遠停留在這一刻就足夠了⋯⋯她顫抖著,從大腦的最深處,到皮膚髮梢的末端。他的震盪帶動兩人的身體,床單如水面泛起了漣漪。「怎麼這麼快」,男人說。「好舒服。」她回答。

「我來了。」她說。
「我知道。」
「你就不讓我是裝的嗎?」她問。
「你在我面前,有裝的必要嗎?」男人回答。
沒有,她沒說出口,她知道那並不是一個問句。
他們還是這樣挨在一起,一同看著天花燈上兩人的倒影。她問:「如果我們之間沒有了physical,你覺得會怎樣?」
「你不就是看中我活兒好嗎?」男人揉她的小腹,手作勢要摸下去。
她把手疊在他手上,捉著他揉在自己的乳房,心裡有一千句回覆,卻想不到從何說起。

「嗯」,她最後說,親了一下他的臉,「陪我洗澡嗎?」她問,長長的頭髮垂在他臉上。
「好啊。」他回答。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