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在森林和原野

在森林和原野

「你很喜歡用對話來開頭呢」,她在讀著他寫的小說,嚴格說是混在一起的不同文體,散文,新詩甚至還有劇本,她問,「是有關聯的嗎?這些故事。」

他們坐在公園的長椅,這個接近晚秋的午飯後,天氣還沒算徹底涼起來,樹蔭下偶爾有徐徐涼風吹過也已經很舒服。

「有的吧,我還沒想好。」他回答。
「表示還在進行時啊,哇我好榮幸。」她說,把手機往下掃,「這裡有好多,能不能發給我?」
「額,沒完成的作品。我也許會大改呢。」
她聽出一點點的不願意,說:「你都放自己手機了,那是寫了打算給誰看?」
「不重要的」,他看看自己的手,好像在琢磨著要做怎樣的手勢,「寫出來就挺好了,有時是理一下思路,有時也可以是一種宣洩。有時回頭讀一下,發現原來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也是蠻好玩的。」

她想了想,說:「那好可惜的,你應該放上朋友圈,哦你不喜歡用朋友圈,那放上網,讓多些人可以看到嘛。」剛說完她馬上後悔了,她真心想更多人能看到他,理解他,關心他嗎?
「我不需要其他人,只要你一個就足夠了。」他的話娓娓道來,一字不漏到達她的內心。

透過樹葉的陽光在地面留下形狀不一的閃亮拼圖。我們在這個世界會留下怎樣的記號,她想,會一直在某人的腦海,會存在某篇傳世的畫作?歌曲?小說?
天長地久是件奢侈的事情吧。

「如果有一天我們不在一起了,我們的經過也會成為你小說的題材吧。」她幽幽地說。
「如果有那麼一天」,他抬頭看看她的眼,「我應該沒辦法再寫出任何東西了。」

Cover: Pinterest

夏末
夏末

太理想主義的人,並不適合這個物質的世界。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