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等待一棵遙遠的樹

等待一棵遙遠的樹

不是每一座山頭都有名字
也不是每一個故事都有結局
有一個念頭在172公里的盤山公路上被碾壓
變得得越來越清晰
不記得是哪一天了
我去到了很遠的地方
花了一朵花的整個花季
去看一棵樹
可是那棵樹並不動一下樹葉回應我

花謝以後
我就把樹忘了。

我還跨越過半個塵世
去看一個已經不認識我的人
他和樹一樣
沒有揮一揮衣袖和我說「姑娘你好呀」

我在背陽的山坡等了很久
直到他變成了一棵沉默的攀天大樹
根深深的扎進我的心臟
過了很多年
我也沒能像忘記一棵樹那樣
忘掉他。

Cover: Pinterest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