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說故事的人:引言

說故事的人:引言

我是個說故事的人。

我講故事的本領是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突然被發掘出來的。那一年不知什麼緣故我被教中文的老師挑了出來, 「 你要給大家說個故事。 」 她說,故事也是挑好了的,是說一個大人到了很多長得只有他手掌大小的小個子的國家去了,還是一個小人兒到了很多僅手掌就有他個子那麼高的巨人國去了,我一直到現在還弄不清楚。

據說那是一個故事朗誦比賽,有三四十所小學一起參加,而事前我並不知道,老師的解釋是怕我壓力太大了。而壓力的本身其實是故事的內容,我從來沒有辦法好好地記住,我實在是被那些忽大忽小的細節迷糊了。我開始相信是由於聽不清老師在課上說的是願意參加的還是不願意的舉手吧,這個樣子被選上的,我的口齒不是不伶俐,只是要站在坐著幾百個人的禮堂里,我的性格還是太內向了一點。

結果我從比賽的一個多月前開始每天背這個大小人國的故事三次,早上起床和晚上臨睡前是背給爸爸或者媽媽聽的,因為上的是下午班,所以會提前半個小時回到學校,然後背給中文老師聽。那個現在已經忘了叫什麼名字的可憐人親近得像兄弟一樣,我在床上想著他被無數的小人兒綁在沙灘無奈的樣子,吃熱狗的時候想著比那粗上好幾倍的巨人的手指,游泳時想著他籍著一個龐大的首飾盒在海上的飄流,每次打開書包總要順便看看有沒有藏著一兩個袖珍的朋友……可是一站到舞台上,所有的情節都煙消雲散了,也不是一下子全部都忘了的,而是台下一雙雙漆亮的眼睛把那些等待的信息傳到我腦海里,把故事的本身緩緩地推到海岸邊上,而整個海洋里洶涌地喊著「講啊,講啊」。

「他被浪啊沖到沙灘上去了……」我說。

「那些密密麻麻的像聖誕樹上的燈飾一樣的,是許多小人兒的眼睛呢,看著他,所以他一下子很害怕……」我說。

「因為害怕,他想……」我說。

「要是我變得很小很小,小得大家都看不見就好了……」我說。

「於是他就開始變小了,或者說,是那些小人兒們開始長大了吧……」

他們開始長大了,一片整齊的黑色的頭髮像不見天日的熱帶雨林一樣把我深深地埋住了,我只摔了一交,就掉進了自己的幻想裏。那是另一個大小人國的故事,我結果在極度緊張的情況下流利地講了出來。

「後來呢?後來呢?」 她好奇地問。

「沒有什麼後來嘛」,我說,「整件事都是我編出來的……」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