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說故事的人:尼布甲尼撒二世和蘇麗珍

說故事的人:尼布甲尼撒二世和蘇麗珍

「這幅劇照有些奇怪的地方,你看出來了嗎?」

我們說起這個話題,是因為過去的週末電視在放2010年的舊片《不赦島》。他給我發個信息,「如果沒看過的話,強烈推薦。」

「是恐怖片嗎?恐怖片我不敢看。」我回他。

「不算是吧。」

我覺得他的回答有些猶豫,不管怎麼說,他既然用上了「強烈」這個詞,即便是恐怖片我也就看了吧。

……

「你能溜出來嗎?我在你公司附近,請你吃下午茶。」

……

等港股收市我才能偷偷下樓,他已經坐茶餐廳裡了,一身深藍色的行政套裝。點了一份雞翅薯條,喝著凍檸茶。我好奇地問,外面才10幾度,你不冷嗎?他說走起來不覺得。

「點吃的吧」,他說,「薯條要不要,隨便吃。」

「要」,我說,充滿興趣但稍以掩飾地看他,問:「你專門過來找我嗎?」

「你想多了,剛在附近開完會。」

我裝出一副大失所望的樣子,拿起餐單來看,說:「怎麼都這麼便宜?」

他等我點好了餐,給我看他手機里的照片。「你看看這個,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他目光裡充滿了期待。

「是《Shutter Island》嗎?」我問。

「厲害啊,一眼看出來了。」

「什麼嘛,不是週末電視播了嗎?你還給我安利來著。」

「好聽話。」我看他想伸手摸我頭髪的樣子,但手舉起來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接著收了回去。然後他把問題又問了一次。

……

我把圖放大了來看,這裡不是片子裡面那個主治醫生的辦公室嗎?醒目出現在畫面正中墻上的畫有點古怪。我問說,左下角這兩幅畫是鏡像嗎?是個什麼怪獸?

他露出滿意的笑容,說:「記得我讀過一篇影評,說電影裡出現的藝術品、音樂、影視作品都是有原因的,用來指涉、對比或者烘托戲裏的人物和主題。於是我看電影就留了個心,也要二刷才找到這個梗。你目光銳利喔。」

他把照片放大到左下角的兩幅畫,「這畫的是一個爬行的人,左邊這幅是彩色,頭朝左,夾雜在一堆文字裡面;右邊的頭朝右,是黑白的」,他說。我點點頭。

「乍一看不大合理,為什麼同一幅畫會有左右顛倒的版本,但實際上兩幅畫都存在,只不過右邊那一幅,原作應該是有顏色的。」他劃去下兩張照片給我看,「左邊那幅出自一本叫《天堂與地獄的聯婚》散文集裡的插畫,是19世紀初一個叫William Blake的英國詩人兼畫家的手筆。他其後又重新單獨畫了這幅右邊的版畫,畫的名字叫《尼布甲尼撒》。」

The Marriage of Heaven and Hell》中描繪了尼布甲尼撒的插頁
尼布甲尼撒》,版畫(1795 – 1805 年),收藏於倫敦Tate博物館

他接著說下去,尼布甲尼撒二世是《舊約聖經:但以理書》裡出現的巴比倫國王。記載中這個國王被噩夢困擾,便招來王國裡的哲士們讓他們解夢,卻說自己已經忘記了做過什麼夢,解夢者需要把夢的內容和講解一同說出來,不然全國的學者都會被凌遲處死。當時擔任侍從的但以理挺身而出,為尼布甲尼撒解了那個關於巨像的夢,讓國王大為臣服,并俯伏在地向但以理下拜。是這樣一位奇葩的國王,晚年因為驕橫過度而遭天譴,七年裡四肢在地上爬行,住在地洞荒谷,在草叢中發出野獸般的嘶叫。

「你看他瞪大的眼睛」,他用手指把圖畫拉大,「這雙眼像是突然恢復了意識,他遊走在瘋狂和正常的邊際,仿佛一時記起了往事而恐懼不已。你再想一想電影的結局,小李子和這畫中人何其相似。」

我靜靜地聽他說話,他的神采飛揚,仿佛多年前的晚上爸爸指著天上的星座興致勃勃地講解。他說,在電影里故意佈置了個鏡像的掛畫場景,是暗示你看到的也許並不真實,是男主臆想出來的;有留心的觀眾就會在這時候起了疑問,到底故事的局是怎麼布下來的,然後讚歎編劇的心思。

哪些是真實,哪些是不真實。我的人生需要些什麼,他又會給我什麼?我想起《阿飛正傳》裡1960年4月16號下午三點之前的一分鐘,那分鐘裡面旭仔和蘇麗珍是多麼可愛,卻也成為遺憾。而這個4點後短暫的下午茶聚,也會是我和他的那「一分鐘」嗎?

Cover: alamy.com – 《Shutter Island》 Photo Gallery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