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說故事的人:哎呦呦鬼

說故事的人:哎呦呦鬼

哎呦呦鬼從18樓爬到19樓的時候,街上沒有一個人看它。他們不是沒有向上望過,特別是有些人專門負責在街上東張西望,要找一些雞毛蒜皮來作文章的。這其實一點兒都不奇怪,它是哎呦呦鬼嘛,人是看不見哎呦呦鬼的。

19樓有兩個穿著一樣款式西裝的男人,談著今天公布的XXX公司業績報告,「業績比預期差好多」,其中一個說,「還是要忍一忍。」另一個就狠狠地捶了幾下窗子。這樣的震動可難不倒哎呦呦鬼,它很快地爬過了那塊玻璃。

「怎麼樣了?」爬到26樓的時候,有個男人的聲音問。

「剛才很不開心呢,所以陪它玩了一會兒。」一個女孩的聲音說。

「我教你秘技,同時點這兩個地方,然後會出隱藏菜單。試試看,SAN值會充滿呢。」

「沒趣!要用心照顧他,走捷徑有什麼意思。」

哎呦呦鬼看見枯死在女孩桌面上的紫羅蘭,小小的花盆上刻著 「給最愛的欣」。哎呦呦鬼不禁地緊張起來,然後動作又快了許多。

經過40樓窗外的時候人們討論著去糕點店換蛋糕的事,再往上幾層的人們約好某一天破門進一家關閉了的戲院尋寶。這些都不是它關心的事情,哎呦呦鬼什麼都不缺,因為它什麼都不需要。

爬到65樓時哎呦呦鬼的手已經很髒了,雲就在它的上面。雲不是天上的雲,雲的辦公室在66樓,雲是哎呦呦鬼在變成哎呦呦鬼以前心愛的女孩。哎呦呦鬼可是停了下來不敢往上爬了。它不是怕被雲看見,而是怕它自己看見了雲。猶豫了好一陣子,它才屏住氣(這里是開了個玩笑,哎呦呦鬼是不會呼吸的),然後一下子爬了上去。

雲的座位和別人的用半個人高的夾木板隔開,哎呦呦鬼看她的時候,她在一份報紙上劃線,然後抄在一本記事本上。一個米黃色的手掌大小的正正方方的禮物盒放在她桌子上,和那些形形色色的毛毛玩偶排在一起。還沒拆呢,哎呦呦鬼想。它於是靜靜地呆在那里,像早上八點的貓頭鷹一樣。

哎呦呦鬼是沒有心的,所以不會有心跳,這個樣子它沒法知道自己有多緊張。雲終於做完手上的工作了,她把禮物盒拿起來,盒子上寫了「雲,聖誕快樂」。她微微地皺了皺眉,把盒子打開,里面是一棵幼小的蝴蝶蘭,種在一個小巧的粉綠色的陶瓷杯子里。盒子的里面還有一張卡片,哎呦呦鬼知道卡片上面寫了什麼,一點也不需要感到奇怪。

可是雲不知道,而且看來她是不打算知道了。她只是隨手把卡子和盒子和包裝紙揉成一團,然後瀟灑地丟進垃圾筒里。那小盆蘭花她倒是挺欣賞的,不過哎呦呦鬼已經覺得很難過了。

這件事的結果是哎呦呦鬼從66樓掉了下來。那對於它來說沒有什麼害處,哎呦呦鬼是摔不壞的。可是真討厭,它為什麼偏偏要掉在我的腳邊。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