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2022樂壇新人:張敬軒

2022樂壇新人:張敬軒

昨天有幸地看了《The Next 20 Hins Live in Hong Kong 張敬軒演唱會》,這是疫情放寬他的第一場,就像他開場白「以前辦演唱會,五場休息2天已經好好,現在可以休息4個月」(哈哈哈哈)。是的,想想也是,我和閨蜜Kate原本是看1月6日的那場,結果,大家都懂。由於疫情原因,所以入座人數不能過半,不過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軒仔(我們都喜歡這樣稱呼他)把原本剩下的8場加倍奉還,一共16場補場(想想也替他累)。

為了這場期待中的演唱會我提前了足足2小時到達,接近8點15,人已坐滿,屏幕開始播放關於演唱會的贊助、導演及其他工作人員的名字,我看到了創作總監是:張敬軒。8點30,演唱會準時開始,我並沒有提前搜索關於演唱會的細節,只是在享受現場的聽覺和視覺效果的衝擊。

沒想到,被軒仔的開場驚艷了。這聲音,簡直太有穿透力了,非常震撼。

就像他說,這個演唱會的目的是:希望讓觀眾有共鳴。整個演唱會就像是一個大型的音樂劇一樣演繹軒仔的生路歷程。從他童年以為自己是齊天大聖,到後來自尊心的傷害而影響到成年,這個演唱會是他第一次把這故事以舞台劇的形式展現。到長大後的迷失,再到在大時代的衝擊下,親情、友情都顯得那麼的渺小,還有他如何看待自己的歌手之路。例如,《百年樹木》是他去了同學聚會後,回來與編劇和填詞聊天,從而創作出的歌。

有意義的是,台上優秀的舞者,都是來自音樂學校的學生和老師,為了演唱會,他們結合歌曲,編排了獨特的舞蹈,為了舞台效果,還進行了戲劇的訓練以及形體的操練。從舞台效果來說,他們不止是舞者,更是演員,我能感受到在場觀眾的感動。

當然,每個演唱會,最最重重要的不是主唱,而是嘉賓。所以,也很失望的,明明是來聽歌手唱歌,結果每個人只在意嘉賓的是誰。軒仔的演唱會有2個,第一個是:陳柏宇,第二個就是女神:林明禎

這個演唱會最讓我難忘的是舞台效、燈光以及軒仔的服裝配搭:Channel的珠寶,Alexandra Macqueen的訂制,LV的鞋。

我一直很欣賞Alexandra Macqueen(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是誰?他是名副其實的鬼才設計師,作品常以狂野的方式表達情感力量、天然能量、浪漫但又決絕的現代感,顛覆了時尚界的設計風格。自1996年,McQueen代替John Galliano成為Givenchy首席設計師起,他的作品就成為伸展台上無人可比的藝術作品,在伸展台上呈現的不是商品,而是「一切」,燈光、佈景、服裝、主題等元素被透徹地運用,以至於完全超越了其固有的局限,視覺元素成為階梯,帶著觀者走入另一個世界。

而這些,也在這個演唱會展現出來,在軒仔的歌聲裡,更具有靈性——再結合舞台效果,彷彿是每一個游離在邊緣的靈魂渴望掙脫絕望之境所湧現的幻象。可惜在41歲生日前的一個多月(2010年2月11日)麥昆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我想在軒仔的演唱會,也是對他的致敬。

轉眼之間,過了11點30,演唱會接近了尾聲。軒仔很貼心地改造了一個環迴360度的「浴缸」,這樣就可以和「山頂」的歌迷打招呼。我們一共encore了2次,結果2次都中,特別是最後一次是已經散場了,走了大部分的觀眾,結果我和閨蜜再次起哄,他真的從樓梯走出了,全場的人都跑到了舞台中央,最後讓他唱了沒有彩排過的《塵埃落定》。

如果說張敬軒用舞台的短劇治癒自己,那麼他的藝術呈現也治癒了我。突然發現,這是真的屬於他自己的演唱會。完全符合他的說法:歡迎2022樂壇新人:張敬軒。軒仔不止是一名音色動人,唱功深厚的歌手,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說故事的人——通過他的精心預備的舞台設計、音樂舞蹈、燈光和多媒體特效,把觀眾帶入極具視聽體驗的花花世界。香港樂壇需要更多這樣的「新人」,謝謝你,張敬軒,帶給我們這個難忘愉快的晚上。

Miss.Shino
Miss.Shino

專責市場調研,網絡媒體推廣,企業策劃和品牌架設的廣告人;熱愛觀察人性與吐槽的專欄寫手。對一切美的事物都有好奇心,跨越生活的瑣碎無常,希望在煩雜的世界裡呈現靈感和精神的自由快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