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說故事的人:舞舞舞吧

說故事的人:舞舞舞吧

在那個不到40厘米的門縫里,我們必須擦身而過。她帶著笑容,輕輕地說:「哈嘍」,剛好在一個四分之一拍里說完。「Hi」,我說。我是不是該轉過頭看她,否則會不會顯得不自然?

3分鐘是一首歌的長度,由大約60個8拍組成,我的舞跳得不好,可這一點記得很清楚。我喜歡游泳,喜歡打壁球,喜歡聽歌,這些都是可以一個人完成的娛樂。可是我也喜歡跳舞,這是可以一個人而大多數時候是許多人一起完成的事。

你最後總會認識他們其中的一兩個。

「也許你該去學學跳舞,做一些不像是你的事情。」有一天出來吃飯的時候,C用一種聽起來對我不勝了解的語氣說。

我是永遠沒法像C的,他自信,主動而熱情。他的樣子不算出眾,不出聲的時候看不出他的情緒。有種淡得讓人不易察覺的憂傷從稜角分明的眉目間流露著。而只要說第一句話他就是眾人的焦點,他總是可以把各種各樣的思想吸引到他說的故事上來。這種天賦的本事,在小學五年級的校際故事朗誦比賽時已經得到了肯定。

而我是不擅長團體活動的人。我喜歡運動,但內向,我有不少空閑的時間,卻不像C那樣讀很多的書。對於我來說他更像是一部書(嚴格說,主要是小說),我從他口里讀過張愛玲,卡夫卡,西西,村上春樹,珍·奧斯汀,毛姆……「我讀他們的書,讀得人格分裂了一樣。」他說。C讀書是極快的,可我看得很慢,我需要逐個詞地去理解。像上次他極力推薦了《搏擊會》的小說。C說:「故事有些燒腦,不過你不是喜歡那部電影嗎,書比電影精彩多了。」

我指了指他手上的《舞舞舞吧》,問說:「這是什麼?舞蹈家的自傳嗎?」

他翻開一頁,指給我看:「只要音樂在響,就盡管跳下去。明白我的話?跳舞,不停地跳舞。不要考慮為什麽跳,不要考慮意義不意義,意義那玩意兒本來就是沒有的,要是考慮這個,腳步勢必停下來。一旦停下來,我就再也愛莫能助了,並且連接你的線索也將全部消失,永遠消失。那一來,你就只能在這裏生存,只能不由自主地陷進這邊的世界。因此不能停住腳步,不管你如何覺得滑稽好笑,也不能半途而廢,務必咬緊牙關踩著舞點跳下去。跳著跳著,原先堅固的東西便會一點點酥軟,有的東西還沒有完全不可救藥。能用的全部用上去,全力以赴,不足為懼的。你的確很疲勞,筋疲力竭,惶惶不可終日。誰都有這種時候,覺得一切都錯得不可收拾,以致停下腳步。」

等上課的時候我在讀書。

「是那部電影的小說嗎?」J問。

「是的。」我說。

「哈,我總想著要看的。」

「借給你唄,我反正也讀得很慢。」

這樣子慢慢看,3分鐘全是她的時間。一二三四五六七八,腳尖踮地,重心轉移,旋轉,側跳,目光隨著指尖抬起,腿尖作半弧形的滑動……她的舞步像在寫一首詩。 我想弄清楚,吸引我的,是她還是她的舞。

Cover: Pinterest

「白」字邊個ho
「白」字邊個ho

勤奮好學,熱情開朗,樂於助人,關心社會。以上種種描述與此人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