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你是歌里的畫面故事,詩里的韻律起伏

你是歌里的畫面故事,詩里的韻律起伏

各位聽眾,傍晚好。

昨天下了一整天的雨,是夜,大概雨疏風驟了吧。

今早,老街上還滿是積水和落葉;空氣清爽有點像秋天。
這樣的天氣讓我一直循環,聽一首像故事一樣的旋律,內心也是演了幾出催人淚下的大戲。
其中最深刻的畫面,是一個深情款款的背影獨自坐在夕陽中,遙望遠方……

播給你聽,《Waiting For You》

鋼琴家Michael Hoppé和口琴演奏家 Joe Powers在2009年的合作,安靜優雅,懷舊中帶有強烈的渴望。我想,一百個人聽,應該會有一百個不同的故事呈現。

你呢?

你聽到的故事,和腦海中一瞬間定格的畫面,可以和我分享嗎?

和音樂里的故事一樣有多種多樣呈現形式的,且最讓我們熟悉的,大概就是天空吧。

春夏秋冬,風霜雨雪。高山低地,每天抬頭,我們眼中的天空都不一樣。就像我們在不同的天氣,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年紀,聽同樣一首歌的時候,聽到的不同的故事一樣。


大概你們已經猜到,接下來想和你們分享的,就是一首有著音樂的韻律的小詩,來自波蘭女詩人維斯拉瓦.辛波斯卡Wislawa Szymborska

天空

我早該以此開始:天空。
一扇窗減去窗台,減去窗框,減去窗玻璃。

一個開口,不過如此,
開得大大的。

我不必等待繁星之夜,
不必引頸仰望。
我已將天空置於頸後、手邊,和眼皮上。
天空緊捆著我,
讓我站不穩腳步。

即使最高的山
也不比最深的山谷更靠近天空。
任何地方都不比另一個地方擁有
更多的天空。
錢鼠升上第七重天的機會
不下於展翅的貓頭鷹。
掉落深淵的物體
從天空墜入了天空。

粒狀的,沙狀的,液態的,
發炎的,揮發的
一塊塊天空,一粒粒天空,
一陣陣,一堆堆天空。
天空無所不在,
甚至存在於你皮膚底下的暗處。
我吞食天空,我排泄天空。
我是陷阱中的陷阱,
是被居住的居民,
是被擁抱的擁抱,
是回答問題的問題。

分為天與地——
這並非思索整體的合宜方式。
只不過讓我繼續生活
在一個較明確的地址,
讓找我的人可以
迅速找到我。
我的特徵是
狂喜與絕望。


最後,因為我兒子太好看了,我忍不住不讓你們看看它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