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讀一首詩《種種可能》

讀一首詩《種種可能》

生活不缺乏美,缺乏的是發現美的眼睛。我跟隨著作者的目光重新看身邊的世界,身邊的人。我偏愛什麼,勝過什麼。

愛的方方面面,每個人各有不同。而你所愛,不可能都被一個人同時具備。

那麼,你得同時愛著許多人;或是,忍受生命的缺憾。

《種種可能》

陳黎 譯

我偏愛電影。
我偏愛貓。
我偏愛華爾塔河沿岸的橡樹。

我偏愛狄更斯勝過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偏愛我對人群的喜歡
勝過我對人類的愛。

我偏愛在手邊擺放針線,以備不時之需。
我偏愛綠色。
我偏愛不把一切
都歸咎於理性的想法。

我偏愛例外。
我偏愛及早離去。
我偏愛和醫生聊些別的話題。
我偏愛線條細緻的老式插畫。

我偏愛寫詩的荒謬
勝過不寫詩的荒謬。

我偏愛,就愛情而言,可以天天慶祝的
不特定紀念日。

我偏愛不向我做任何
承諾的道德家。
我偏愛狡猾的仁慈勝過過度可信的那種。
我偏愛穿便服的地球。
我偏愛被征服的國家勝過征服者。
我偏愛有些保留。

我偏愛混亂的地獄勝過秩序井然的地獄。
我偏愛格林童話勝過報紙頭版。
我偏愛不開花的葉子勝過不長葉子的花。
我偏愛尾巴沒被截短的狗。

我偏愛淡色的眼睛,因為我是黑眼珠。
我偏愛書桌的抽屜。
我偏愛許多此處未提及的事物
勝過許多我也沒有說到的事物。

我偏愛自由無拘的零
勝過排列在阿拉伯數字後面的零。
我偏愛昆蟲的時間勝過星星的時間。
我偏愛敲擊木頭。

我偏愛不去問還要多久或什麼時候。
我偏愛牢記此一可能——
存在的理由不假外求

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Cover: Jenny Meilihov

木同
木同

不會做咖啡的詩人不是一個好畫家,夢想是開一家二手書店+咖啡館。喜歡閱讀、咖啡、音樂和各種藝術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