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Kirei的靈異故事:面目模糊的人(End)

Kirei的靈異故事:面目模糊的人(End)

2018年12月7日

Vincent放了幾張照片在朋友圈,他今天去了大館。大館是今年中才古蹟活化開放的,老實說,活化以前是什麼樣子我也沒見過。

Tai Kwun, Pinterest

下一刻我已經在大館的廣場上了,這個離我居住的地方不到1小時船程的市中心。我看到圍繞著全景谷歌相機的人們,有結伴的遊客,有帶著孩子的母親,有個落單的中年男子,頂著肚腩上的相機,也有個婦人自己帶了便攜的凳子就地而坐。他們無一例外面孔模糊。

她在二樓的欄杆後面,正面向著鏡頭。我沒法看清她的臉,不知道她視線的方向。我看到紅色的拖鞋從欄杆的縫隙踩著。我截了圖,發給Vincent。在信息里我問,你看到二樓有個女人嗎?

Vincent回復得很快,沒有啊,他說,二樓還沒開放呢,怎麼會有人能上去。

我打開發給他的圖,樓上的確沒有人。

2018年12月10日

這個本來讓我自由的谷歌功能,現在牢牢把我困住了。她就在我的城市里,她來找我了。她想要得到什麼,我做了什麼惹她生氣了嗎?

我再回去大館,她已經不在那里了。我輸入了我居住公寓的名稱,我看到看到自己大樓的外部。在樓下的街道走了一圈,路上有幾個小孩在追逐。我住的地方離碼頭不遠,我甚至找到常在碼頭附近遊蕩的野貓。我是第一次那麼用心去找她,但她不在這里。

有那麼一點點的失落,但更多的是解脫,我對自己說,她不在這里。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按門鈴,我今天沒有叫外賣,最近也沒有網購。這個時候我想不到有誰來找我?除非……

我門口的裝了連WiFi的攝像頭,對於行動不便的我,預先知道誰在外面有莫大幫助。我打開攝像頭的控制臺,屏幕上一個穿著吊帶裙的女孩,淺色雙肩包,紅色的拖鞋。她抬起頭直視著鏡頭,但面孔依舊是一片模糊。我打下這段字的時候,她繼續按著門鈴。


文檔到這裡就結束了。我無力地坐在椅子上,雙腿發軟。

她在身後查看著冰箱,說,這幾罐可樂早過期了,哈誰會把可樂放到過期?

我說,我們還來得及坐尾班船嗎?

「你是不是有病?」她說,船早就開了,今晚我們回不去了。

「我們回不去了。」這是我最不想聽到的話。

(全篇完)

Cover: Pinterest

Kirei
Kirei

不必裝作放低 真的心碎 不必裝作笑...

No comments yet. Be the first one to leave a thought.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Comment